越柬寮世聯會第五屆代表大會的成功不在一人

越柬寮世聯會第五屆代表大會的成功不在一人


【本站記者扶風寮國永珍系列報導之三】
筆者曾給越柬寮世聯會第五屆代表大會評分,這里我們想公開表揚一些為大會默默的奉獻者及報導一些大會的漏網新聞。


大會成功 不在一人


這次大會成功不是一個人的功勞,而是有一群默默奉獻者的參與,當然,像林澤民,張貴龍,陳正華,陳成豐,張明強,李永德 等等這些檯面上的當地僑領,固然是功不可沒,應該肯定再肯定,但私底下為大會出錢出力的人也不在少數,他們雖然沒有站在檯面,但他們從旁協助的力度是有用 的,是令人感動的。
首先,第一位,我們要首推為人隨和,平易近人的大慈善家陳克齊先生(2000年寮國第六屆全國運動大會在永珍舉行,陳先生就捐款寮幣四億,相當于當時的 200萬泰銖),熱心公益,海外僑社早有所聞。據我們所知,

許多捐了巨款的人,往往希望能夠在大會上有機會亮相或者在大會特刊上發表心聲,這應該也是很正 常的事,但陳先生卻一一婉謝,最後只接受大會安排他作為宣佈大會開幕的一個角色。至於在大會特刊上,他一直強調不必為他寫任何題詞,也無需為他寫任何文 章,但到了最後一分鐘,與陳先生關係甚好的林雄國先生,認為沒有陳先生的文稿或題詞,好像對大會也不太好,所以才通知筆者趕快執筆,當時筆者還跟林雄國先 生說,可否問他寫些什麽?重點是什麽?問不了的,林先生回應說,因為陳先生根本就不想寫,問也問不出什麽,所以筆者只好急就章,以一篇題為“你好,我好, 大家好!為打造一個安和樂利的社會奉獻心力”的文章補發到永珍特刊小組,希望想辦法把它放進特刊裏。(筆者想陳先生對在特刊內這篇稿可能事先事後都不知 道)。為了支持支持大會,陳先生已經捐了十萬美元(還有零零碎碎的支出不算在內),自己還怕大會辦得不好,所以整天還從曼谷往永珍兩頭走,經常帶病上陣, 親自督促籌備小組工作,公爾忘私,犧牲奉獻的精神,非常值得大家效法。
其次,第二位,我們要推的是黃澤明先生,究竟他是誰?到寮國前,筆者聽過余建強秘書長提過,但筆者並不認識他,原來他是一位平易近人,歷盡風霜的商人(因 為曾經大起大落過)。非常幸運,在抵達寮國後的第一個晚上,黃先生代表陳克齊先生請我們一行吃披薩,筆者剛好坐在他的左邊,黃先生很健談態度又親和,在整 個用餐的時間裏,一直為同桌的新知舊雨夾菜,偶爾談一些個人的人生經歷,氣氛輕鬆,感覺愉快,筆者當時還不知道他是什麽頭銜,接過了名片后,上面只印「老 撾萬象中華理事會名譽顧問」而已,後來翻開大會特刊,才知道他是這次大會的十位榮譽主席之一。在這次大會上,他除了捐了兩萬美元外,還親自動員自己留學美 國的兒子為大會當義工,而他卻在大會召開前後期間,派出自己公司的好幾位司機及中小型轎車接送代表們進進出出,不管是公務或是旅遊,都予以方便,而且還不 時自掏腰包請代表吃飯旅遊,這種慷慨豪邁的海派熱情,真的少見,而且為人相當低調,其謙遜好客的處世態度,不得不令人折服。
在筆者與代表團離開永珍時,他自己親自送行不說,還派出兩部專車把代表團直接送進機場入境處,握手話別后不久,又再回頭給每人買了兩包寮國精裝特產咖啡。 黃澤明先生這種親切友好關懷,給人就像一家人的印象,真是有錢也買不到的處世良方,讓人不得不更加體會什麽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的真正用意。
第三位,我們要推來自洛杉磯的林雄國先生,他是這次大會的幕後推動者,也是這次大會的大功臣,他在這次大會掛的的頭銜「海外聯絡主任」就是筆者跟陳樹權先 生兩人給他硬放上去的(因為他自己根本就不想要)。為什麽說他是這次大會的幕後推動者呢?因為大會能夠在寮國舉辦是經過他從中聯繫才成功的,如果不是他兩 年前積極斡旋,可能最後寮國也不敢接辦這次大會了。在這次大會兩年的籌備當中,可以說他是最積極的推動者之一,出錢出力。說到出錢,他捐給大會一萬美元, 而且還動員他的好朋友,好同鄉也捐了好幾萬美元。
說到出力,那就更加不得了,自己的夫人臥病在院,從家裡到醫院每天都要兩頭跑,但為了大會能夠順利召開,他自掏腰包,不辭辛勞,親自陪同余建強秘書長赴寮 參與大會的落實工作。自己還義務擔任海外籌款事務,負責催收匯款等瑣碎工作,甚至自己出錢為大會做廣告,任勞任怨,到了永珍還積極為各地代表的住宿問題奔 跑傷透腦筋,最冤的是吃力不討好,不時成為代罪羔羊,但他從無怨言,為協助辦好這次大會出錢出力,犧牲奉獻,令人敬佩,我們不得不一再公開提及,予以表 揚,因為我們的僑社就是需要這種精神,需要這種奉獻。

警察開路 專車接送


這次大會究竟動用多少警察?很多與會代表未必知道,不過大家都留意到在接送來往會場的專車(大巴、小巴)前,都看到兩位 穿著制服的警察開著摩托車在前面開導帶路,一直送到大會會場,回到酒店時也是一樣,每家酒店住的人數不一,但至少也有一至兩部大小巴等著接送,十五家酒店 就需要三十部大小巴,每部大小巴配上兩位警察就要六十位警察。
可以想像這些警力都是屬於國家的資源,要是當地僑領與官方關係不密切,能有這種特別的待遇嗎?肯定沒有!(當然大會也予以津貼補助,但就算補助,如果沒有關係也未必可以動員)。
除了動員大量交警開路外,還有大會會場外的維持治安的警力也不在少數,連續三天的大會活動,政府都派警員維護治安,這點筆者想在其它國家,可能很難做到。


歌舞表演 費用不菲


筆者在上期報導中已經提到,這次大會的文娛表演是歷届大會無法媲美的,表演場地能夠動用寮國國家表演中心,就非常不簡單。
參與表演的除了有國家藝術團體外,還有一場非常經典的少數民族服裝秀,更加有來自中國的好幾位男女歌唱家,聽說這些費用不少就是由大會榮譽主席陳克齊先生 贊助,每位費用最少在兩至三千美元之間,好幾場表演好幾位歌星,支出費用不菲可以想像,如果沒有一位豪爽慷慨的孟嘗君陳克齊先生,可能大會就失色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