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 我的侄兄

沉痛悼念 我的侄兄
僑界領袖馬卓彰先生

馬卓彰先生(美國越南華裔聯誼會名譽主席)星期天(2017-4-09)安詳地走了,但走得很突然,走前沒有什麼特別預兆!
上週五,筆者夫婦知道他剛剛做完通血管手術,還特別跑他長子家裡去探望他,覺得他精神蠻好的,一切如正常人,不過他有說最近吃什麼都沒有胃口,有厭食症的現象。
筆者說:沒事的,你精神不錯,臉色也很好!
他說:老啦,已經不中用了!
我說:老什麼老?
他說:已經八十多了!
我說:不會吧?什麼八十多?!
他說:怎不八十多呢?盧溝橋77事變(1937)出生的……。
我們聊呀聊,中間還扯到越華會的發展,看得出他對越華會的走向蠻關心的,同時感受到他看到我夫婦倆到來蠻開心的。
可惜筆者當天另外有約會,逼得短暫的逗留就告辭!
在路上,筆者夫婦倆都認為,卓彰先生畢竟老了,以後我們要經常來看他!
沒想到,僅兩天前的時間,如今竟然永別,那次交談竟然成為最後一晤,感嘆人生無常,多少無奈便油然而生!

筆者與卓彰先生是堂叔侄關係,我家的族譜的對聯是:
“慶發德昭彰世代;昌隆義顯振家聲”。他是“彰”字輩,我是“昭”字輩,輩分比他大,但他年齡比我長,他看著我從小一路走過來,我看著他青年慢慢變成老。

1969年,筆者離開學校之後,曾經一度到他居住的越南隆慶省春祿郡隆交社(又稱行貢)當短暫的鄉村教師,他當時的環境已經屬於小康了,自己擁有龐大的農場,有汽車開,有高樓住,生活條件算是不錯了。
1970-1973年,筆者在越南隆慶省守正中學教書,他已經是學校董事會的副董事長。
1973-1975年,筆者在越南定館郡立德學校當校長,他則是學校董事會的副董事長。
他對筆者特別信任,他的幾個小孩從小就跟我學中文,大兒子世駿還託付給我管教,在定館立德學校念中文。
1975年南越淪共後,他全家先抵美定居,筆者在1982年才抵洛,當時他的幾個小孩(世駿的弟妹)又從長堤到洛杉磯華埠林肯崗我家來學中文。
當他出任美國越南華裔聯誼會主席時,筆者又是該會的文教組長,他對中文教育的重視與關心依然不減。我們曾經為租用英文學校教中文的構想一起奔走過,而且已經獲得林肯崗19 AVE某英文小學總監同意借用,雙方協議書也簽好了,可惜後來因為保險費用過高而沒有最後落實。

在筆者看來,他是一位終生奮鬥不懈的人,也是一位非常具有傳奇性的人物。
在中國,因為家道中落,少年的他只能在農村掌牛吃草,之後因為中國政局(國共內戰)動蕩不安而隨家人離鄉背井離開國門,輾轉由北越南至南越南,期間他當過短暫的軍人,也學會鑲牙、修鐘錶,更加做過膠園工人,離越前他是農莊莊主,來美後一切從頭做起,在西人開的餐廳當過廚師,後來在洛杉磯中國城與中醫師許子實合作經營中藥雜貨店及後來開食品加工廠一直至退休。
筆者偶爾跟他說:你沒受過高等教育,卻當過學校(公司)的董事長、會所的主席、會長、秘書長、監事長、黨的常委、僑務委員等等,人生還有什麼遺憾呢?
他說:也是。
我說:你雖然沒有高的學歷,但你卻經常可與將軍、教授、專家一起在開會。
他說:是、是、是。
這樣傳奇人生還夫復何求呢?

他服務僑社資歷深,從越南開始一直到美國,數十年行有餘力就沒有間斷過。
筆者認為,令他自豪也令人樂道的該是,他懂得運用管道與主流打交道,把美國越南華裔聯誼會推向參與主流政治的方向,他看見許多年長的越柬寮華人因為不暗英文,通不過公民入籍考試,難以把家人申請來美團聚感到痛苦無奈。
一九八九年,一次參加聯邦參議員賽門的籌款餐會上,他把他的想法告訴賽門,他希望能夠給老人一些方便,向賽門建議只要來美十年以上,年齡超過五十歲,就讓他們用母語考入籍試。
結果在賽門的提案下國會立法讓來美十五年以上,年齡在五十五歲以上者,可以不必考英文入籍,這就是他建議的的修正版。

在他數十年的服務僑社經歷裡,他曾經擔任過美國越南華裔聯誼會主席、美國海寧同鄉會最高顧問,美國廣西欽廉靈防同鄉會最高顧問、越華觀音廟重建委會主席、中華民國僑務委員、羅省中華會館監事長、中國國民黨羅省分部常委、南加州馬氏宗親會主席、美國華人福利總會秘書長、越南隆慶守正中學副董事長、越南定館立德學校副董事長等等。
一生平易近人,更加樂於助人的他,雖然生長於一個動蕩不安的年代,一個戰亂頻仍的年代,但始終能夠克服困難,忘記苦難,樂觀進取,力求上進,愛國愛鄉,以作為中華兒女為榮!
今天,他結束八十年的人生旅途,靜悄悄的與塵世間告別了,他不帶走一片白雲,輕輕的來,輕輕的走,他無愧於社會,無愧於祖國,更加無愧於親朋戚友,而且還是一名出了名的孝子,忠於國,孝於親,祖國也許對不起他,但他對祖國卻盡力了。
敬愛的侄兄卓彰先生,你的離去我落淚,我黯然神傷,但願你一路好走!我們永遠懷念您!(扶風 2017/4/10 洛杉磯)


 

751-昭告天下,君無戲言

不能以整體之名謀取個人之私

既有損害整體形象 兼之又破壞族裔氣節

前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南加州洛杉磯華人社區先後有兩個代表團受邀到台灣去晉見蔡英文,爭取什麼?為的是啥?除了在華人社區贏得一片臭罵之外,彼等行為對我們社區毫無裨益,但他們還是勇往直前,不得不佩服他們“勇氣可嘉”!

  不管從任何角度去看當前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都可以輕易看出她掌權下的“中華民國”已經不再是海外華人心目中原來的“中華民國”了。如果某些人還堅持為她辯稱“愛的是中華民國又不是蔡英文”,這不是愚忠而是已經不分是與非了。還有人認為他們的行徑存在“漢奸細胞”,稱之為“現代漢奸”也不為過!

  令人感慨之外,但回頭看看中國的近代史,屢見出現那麼多漢奸,唯利是圖,忠奸不分,大家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不錯,海外華人包括中國大陸在內都期待蔡英文執政的“中華民國”仍然是原來的“中華民國”,但事實上已經不是了。

蔡英文就是李登輝的繼承者,兩國論的執行人,她不是“台獨”誰才是“台獨”呢?大家不妨看看以下的問題:

   第一,蔡英文今年五月底就職時不承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當時她還顧左右而言它模糊以應天下。

但不久前,當她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時就毫不模糊的指出,她領導的政府是不會承認“九二共識”的。

“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一個非常彈性的共識,是台灣提出,大陸默認。大陸當局認為“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台灣(國民黨執政時)則認為“一中”就是“中華民國”。

毫無疑問,如今的蔡英文不承認“一中各表”就是明白告訴大家,她不承認“中華民國”,然而她卻要綁架“中華民國”,利用一小撮無知貪婪來協助消滅“中華民國”。

   第二,自蔡英文執政百日以來,她領導的政府明目張膽以“轉型正義”的美麗名詞向“中國國民黨”開刀,企圖以“合法手段”來非法搶奪,起底與清算“中國國民黨”,她的首要目標就是掠奪“中國國民黨”的龐大黨產,最終目標是要把“中國國民黨”連根拔起,送進歷史灰燼,此是人盡皆知之事,只有白癡才為她掩蓋,為她背書。

   第三,“中國國民黨”是“中華民國”的主要支柱,唇齒相依,假如沒有“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就被蠶食到死告別人間。

   何況,“民進黨”原本就是主張“台灣獨立”的政黨,一個“民進黨”的黨員怎會保護“中華民國”呢?只有利用這“中華民國”四個字伺機而起,消滅“中華民國”為終極目標。 

   令人痛心的是,時至今日還有人為蔡英文政府背書,只不過為了參訪幾個官方機構,到總統府接受半個鐘的“總統接見”,居然去為蔡英文台獨政府站台,行徑悲哀,其心可恥!

   當然,如果以私人名義去參訪,大家則對此無任何異議。

   然而,撐著一個族裔的名義,掛著一個整體的職稱去朝見蔡英文,不管怎樣說都說不過去,因為這種行徑會直接影響到整個族裔的名聲與氣節。

   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會員代表在中國廈門召開的第三屆會員代表大會時就通過了“反對台獨,反對國土分裂”的條款列入會章。

   換句話說全球越柬寮華人都是支持中國統一的,都是堅決反對任何國土分裂意識行徑的。

   毫無疑問,率團到台灣為蔡英文站台,整體的的氣節已經給污染了,整體之名也給濫用了!

   當然,任何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政治意向,但不要利用整體之名謀取個人之私,導致整體被責,形象受損,試問於心何忍呢?(2016-9-8)

   感謝黃周其,高帝存,張鶴湘,楊國枝,陳春生等僑界元老對本專欄上週的論述表示肯定。

 

750-昭告天下,君無戲言

梁永泰冒著被責難的聲中率團晉見蔡英文

  打從民進黨的蔡英文就職後,筆者就曾多次跟好友梁永泰(僑務委員)說,應該考慮把「僑務委員」這個榮譽職辭掉吧!既然道不同不相為謀,留點風骨,存點正氣,等待有機會東山再起,這就是做人基本的格調。   

  但梁委員說,他支持的是「中華民國」,不是蔡英文也不是民進黨。此時此刻還說這種話,還持這種觀點,在筆者看來,如果不是“戀棧”就是“愚忠”。   

  在梁委員率團臨行前,筆者也曾數度跟他說“沒有必要冒著被天下人罵的風險回去”,可是梁委員似乎已經聽不進去了!   

  他經常說“吃甜吃鹹,各有所愛!”   

  是的,作為委員的好友,只有尊重他。

 但連日來,筆者接二連三的接到外界質疑電話,或者見面就有人問,其中包括越華知名人士陶文瑞先生(原越南南方中校軍官,1975年前曾經來美深造)在問:

  “為什麼梁永泰率團回去為蔡英文站臺?他能代表我們越柬寮華人嗎?越柬寮華人的形象給他搞砸了。”  

  筆者只能說,你問我,我問誰?何況“越柬寮”三個字又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誰都可以用!  

  陶老說,“梁永泰這樣做,其他地區的華人怎樣看我們越柬寮華人?我們的人格在哪裡去了?”  

  筆者理解也接受陶老以及關心這件事的僑界朋友對梁委員率團回台晉見蔡英文的不平與氣憤!

  其實,筆者除了跟梁委員是好友外,代表團中的成員不少都是筆者的好朋友,老實說真的不忍心去批評這件事,但面對一片的氣憤輿論,還是要說說個人對此事的一點看法!

   第一,支持「中國國民黨」沒有錯,支持「中華民國」更加沒有錯,可是今天的「中華民國」已經給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綁架了,它不再是原來的「中華民國」,這是不爭得事實。   當前蔡英文為首的民進黨政府處心積慮磨刀霍霍一步一步的在消滅「中華民國」,要改「中華航空」為「台灣航空」,要改「中華民國」為「台灣共和國」,這些舉動與步驟已經在進行中,確確實實都是事實,不是外人在誹謗民進黨,也不是什麼捏造事實來唱衰民進黨。

第二,筆者知道諸位心愛「中國國民黨」,但不能捂住耳朵就等於聽不到,不能矇住眼睛就等於看不到。

蔡英文政府的閣員正在如火如荼的清算「中國國民黨」黨產,企圖連根拔起消滅「中國國民黨」為最高目的,這個事不可能看不到?聽不到吧!

近年來,先總統蔣介石的銅像到處給噴漆,給拉倒,給毀壞,連我們最敬愛的國父孫中山先生遺像也即將被拉下。

既然聽到了也看到了,諸位還回去為這個「台獨集體」站臺?不管橫看豎看都不值得,筆者要問﹕越柬寮華人傳統民族觀念往哪裡去了????

  第三,筆者對梁委員的家庭背景十分了解,可以說他是一位忠貞的「中國國民黨」之後,愛護「中華民國」,支持「中國國民黨」的心是不容質疑的,而且筆者與梁委員交往將近四十年,他的先祖父、他的先翁、他本人與筆者都是深交,他具有濃厚的中華民族思想,絕對不可能支持國家分裂行徑,如果推測沒錯,梁委員這次回去可能就是因為「人情包袱」之故。

  何謂「人情包袱」呢?明白的說就是給駐外官員幫個忙,因為梁委員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答應了如果不率團回去,某些駐外代表肯定無法向蔡英文新政府交代,不能交代官位就不保,這是可以想像的。

  但梁委員這個「人情包袱」的決定是不明智的,保了駐外官員的職務,自己卻背了「支持台獨」的臭名,孰重孰輕可以想象!

  第四,可以預見梁委員這次率團回去,蔡英文政府事後肯定拿來大事宣傳,“你看誰說海外華人不支持民進黨政府呢?”“連海外越柬寮華人都率團回來響應!”只不過是跑臺灣一趟,見了蔡英文半個鐘,參觀幾個官方單位,回來就給人指指點點,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第五,當然,“越柬寮”這三個字是屬於廣大越柬寮華人,既屬於我也屬於你,更屬於他,任何來自中南半島的華人都可以冠上,不過既然是大家的,就應該重視它的形象,維護它的尊嚴,不要被任何人來利用,越柬寮華人有高度的民族感也有愛國情操,特別是對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教傳揚更加不遺餘力,對「中國國民黨」有著深厚的歷史感情,對「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更是剪不斷理也不亂,這份悠久心結與情誼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淡化得了。

  第六,筆者沒有懷疑代表團中的朋友不愛「中華民國」,也沒有懷疑諸位對中華民族的一顆熱忱,可是老實說諸位此行卻傷害了真的「中華民國」,反而維護了假的「中華民國」,傷害了正在掙紮中的「中國國民黨」,傷害了廣大越柬寮華人的心,毫無疑問,諸位跑這一趟可真勇氣可嘉,但影響深遠!(2016/8/30)

 

方燦成將軍,我們感謝您!698期專欄

方燦成將軍,我們感謝您!
經費是一個團體的命脈,沒有經費的支援,就算有最好的規劃藍圖也沒用,因為沒有經費支援,根本什麼都推動不了,一切就成為泡影。
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成立十多年來,一直都是依賴各界熱心人士的慷慨捐輸來維持運作,特別是每屆代表大會的召開,就是秘書處領導的最頭痛的問題,為了經費得到處奔跑籌措,以應付大會的龐大開銷。
即將在中國成都召開的第七屆代表大會如今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因此今年七月十四日,由歐佳霖秘書長、巫錦輝主委率領的工作小組抵達柬埔寨首都金邊,毫無疑問,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為大會籌款。
擔任越柬寮世聯會亞洲區柬埔寨的常務副秘書長方燦成將軍,得悉工作小組成員抵步後,當晚夜深不眠不休,親自開車到機場去迎接(因為成員不同班機抵達,所以還得往返多次),公爾忘私,備極辛勞,但他無絲毫怨言,不僅難得也令人感動!
此次工作小組柬埔寨之行,在方燦成將軍的積極協助下,在金邊的三天四晚活動中,能夠穿梭拜會了十多位當地僑領或殷商全靠方將軍的居中協助。
令人十分感動的是,這些僑領殷商慷慨捐獻,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只是看在"越柬寮華人"這五個字的關係上,他們可以不捐也可以不見工作小組,我們都可以理解,但他們並沒有這樣做,反而非常熱情的招待工作小組,十分熱心的響應我們的工作,這份情與義的體現,深深的感動了我們。
越柬寮世聯會成立以來,柬埔寨是捐款最多的僑區,曾經五千、一萬、三萬、五萬、十萬的捐款數字已經記入了世聯會的史冊,而且他們還曾經主辦過一次非常成功的代表大會,充分說明柬埔寨華人重視鄉情,重視越柬寮世聯會這個平台。
提到柬埔寨華人社會,必須提到方燦成將軍這位傳奇的人物,我們因為世聯會而認識他,之前並不了解他,只知道他出錢出力,為人慷慨豪邁,見義勇為,我們不但感謝他也十分敬佩他,要中國人的情與義的精神與行動在海外推廣傳揚,我們的華人社會正是需要更多向方燦成將軍這種人的的風範!(2015-7-24)

 

655期-專欄(8/29/2014)

征戰異鄉  魂歸故國
肯定中華民國迎接英靈祀奉忠烈祠之舉
【綜合資料評析】中華民國國防部與外交部、僑委會秘密派遣迎靈團,由少將軍官率領佛教高僧,前往緬甸北部,在抗日中華民國遠征軍主戰場密支那招魂,設立總牌位,迎回當年在密支那陣亡的烈士忠魂約56000餘人。

 

654期-專欄(8/22/2014)

悼念愛國僑賢李世衡老先生

正當國內民間開始「意識」到倭寇的可惡而發起抵制及拒買日貨、海外僑胞把原本各自偏袒左或右「立場」拋諸一旁聚焦向小日本發聲著其歸還釣魚台的同時,一生忠貞、愛鄉、愛國,家住洛杉磯的原旅居越南會安僑領李世衡老先生走了。
我和李老先生並不認識,也素未謀面,對老先生的生平事蹟與愛國表現都是從家兄昭君處聽來的,據知,生前老先生在卅年前便與昭君兄成為忘年之交,因為昭君兄任職於報界,所以老先生經常將其從越南帶來的旅越中圻會安僑胞抗日珍貴資料及僑胞受日寇迫害史實交予昭君兄在報章發表,寄望哪些史實能提醒國人勿忘國恥及呼喚世人認清日本人的猙獰臉孔與殘暴手段。
尤難能可貴的是,每年的七七「國恥日」或九一八事變紀念日,老先生都邀集他的同鄉、烈士家屬和原戰友,擕備牲醴果品輪流在各同鄉家後院升壇拜祭在峴港抗日並遭倭寇殺害的十三位烈士英靈,祭拜烈士儀式之後,老人家不厭其煩的講述十三位烈士慘遭殺害的經過,而在提到中國軍民對日的「八年抗戰」時,老人家言必稱:「蔣委員長」,雖然在場僑胞立場左右各殊,但蔣委員長當時領導全國軍民抗日確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想想,此時此地,今時今日,很多生活在國外的年長僑胞,只知自求多福,含飴弄孫,年輕一輩的,只知為個人事業打拼,而更為年輕一輩的則要為本身的學業努力,何來閒情逸緻關心國家大事?基於此,我認為老先生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與敬佩,在此謹摘樸魯(玉強家兄)為老先生所撰輓聯悼念老先生:

  世澤馨香忠節志;

  衡高清譽永流芳。

  立德立言,千秋永著;

  行仁行道,世代恒輝。
李老先生,您的人雖離去,但您的典範將永留人間。日本鬼子加諸於中國的罪惡,最終必要血債血償,最後請您老人家安息。(僑菁)

 

653-專欄(8/15/2014)

用愛心傳達我們的關懷用行動表示我們的心意 

又一次證明“團結就是力量”這句話,越柬寮世聯會鑒於中國雲南、高雄等地區發生的地震與氣爆,災情嚴重,災民處處等待援手。

基於人溺己溺,人饑己饑的大愛精神,「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特別于上周召集南加州大洛杉磯地區越柬寮僑團的領袖們,為賑濟災區,關懷災情舉行座談會,出席的單位代表超過三十人,反應顯得異常積極,最後決定於座談會的第三天(即89號)向世聯會秘書處通報各自籌得的善款。

如今時間已過,善款支票也於812日交出去了,總共獲得將近七萬多美元,雖然善款數字不多,但已經充分顯示越柬寮華人為善不落人後的義舉,實實在在的做,沒有沽名釣譽做作,沒有虛張聲勢的陋習,各盡所能,為善最樂,該做的就共同去做,這就是義不容辭的真正詮釋。

眾所周知,近年來由於天災人禍頻傳,加上全球經濟大環境還沒有真正的復甦,要動員大家捐款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們認為,行善是一種愛的體現,不要把它視為是一種賽事,捐款多寡都是一種愛的輸出,只要有行動,只要有聲音,只要有愛心就好,不要讓愛心冷卻,不要讓慈悲疲乏。

 

 

652期-專欄(8/8/2014)

愛心不匱乏人間見溫情

越柬寮僑團聯合賑濟兩岸災胞有感

僅僅在兩周內,我們就看到先是海南受到颱風的強襲,繼之又在雲南魯甸地區發生強烈的地震,而在同一時間台灣高雄與江蘇昆山也因為人為疏檢導致發生強烈的氣爆事件,接二連三的自然災難及人為事故,一夕之間便造成多少人無家可歸,財物化為烏有,生命瞬間即停止呼吸,益使人感歎天地之無情,禍福之難料,生命之脆弱。
但願逝者能夠安息,存者得到關愛,作為幸運的我們宜應協助這些不幸災民早日能夠重整家園。
2002年成立的「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12年來面對不少挑戰,做了不少工作,但最值得推崇的該是在號召與推動人道關懷這方面做得非常具體,而且著力特別多,動員工作凝聚力量都盡心盡力,使越柬寮華人的整體力量得到充分的發揮,我們曾經對此作過多次肯定,但今天我們還是不厭其煩的再一次給予肯定。
就在本周二(8/5)的晚間,越柬寮世聯會秘書處針對海南受到颱風的強襲與雲南遭遇強烈地震及高雄的氣爆事故等所造成的災害,表示深切的關切,並火速的召集大洛杉磯所有越柬寮僑團代表座談,共商賑災籌款辦法,獲得熱烈的回應,當晚超過三十多位的越柬寮僑團代表參加,為關懷災區共襄善舉,雖然沒有立即認捐,但從大家熱烈的出席就是一個最好的行動證明,證明越柬寮華人愛心不匱乏,並且相約在三天後的89號告知認捐數字。
越柬寮華人來美定居的時間不一,有20年,有30年,更有40年不等,從當初的難民移民變成今天的居民公民,對所在國善盡義務,對母國情有獨鍾,而對人道救濟的投入,對愛心的付出,從不缺席。從最早的賑濟華東水災到這一次關注海南、雲南、高雄等災區的關愛行動,處處表現出越柬寮華人的大愛精神。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八)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八】在廣西南寧的所有參訪中,從參觀廣西民族博物館、南寧國際會展中心,青秀山,晚間觀看歌舞劇後剩下來的時間,代表團獲安排前往武鳴華僑農場等參觀。

之後,代表團到了東興、北海、欽州等地走馬看花般的進進出出,目睹邊貿熙熙攘攘,看紅木市場,看紅樹林,參觀海洋之窗、銀灘、老街、三娘灣等等。

回到東興、北海、欽州這幾個地方,因為是自己的家鄉,所以感到蠻親切的,而且當地許多僑務官員都是同鄉的第二代,鄉音不改,口音不變,彼此交流就更加接近。

筆者曾經在2002年首次回到家鄉防城東興,時隔12年後的東興,變化之大令人很難想像,用“翻天覆地”四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筆者曾經到過北方不少城市,基本上北方的城市很西化如黑龍江一帶,它的建築物就很有歐味,特別是大連市,它的建築物如歐洲無異,今天的東興也是高樓林立,予人感覺就是一片朝氣,生機無限,不過還是有點亂象,而且這也許是表面的東西,民情民生是否跟得上,是否貧富懸殊,這個就得深入探討,但不管如何,整體來說,今日的東興與當年的東興,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不能同日而論了。

整個參訪的活動免不了吃飯應酬,但參觀的部份還是有讓代表團印象深刻的地方,例如參觀《廣西珠江啤酒有限公司》,這家啤酒廠座落在南寧——東盟經濟開發區,占地面積約20萬平方米,廣西公司隸屬于《廣州珠江啤酒股份公司》,是《廣州珠江啤酒集團》于2002年與世界最大的啤酒企業——《比利時英博集團》及其它五家企業發起人聯合發起設立,年產啤酒量200萬噸,廣州總部現為亞洲最大的啤酒釀造中心,是中國啤酒行業十強,榮獲中國馳名商標,中國名牌產品和綠色食品稱號。

這次代表團有機會親自看看啤酒廠的製造過程,親自喝喝《珠江啤酒》也是個難得的機會。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七)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七】其實嚴格的說,每年中國僑聯隆重其事的盛大舉辦海峽兩岸論壇,主要的目的不是針對海外僑胞,而是針對彼岸的台灣各階層,邀請他們到中國內地去,是讓他們親自目睹中國大陸的不一樣,讓他們知道今天的中國大陸,不再是閉門造車的年代,更不是台灣人想像中還很落後的年代,讓他們看了之後有個比較拉近距離,消弭敵意,自我感覺。

因為過去不少台灣人,特別是民進黨人,總是認為大陸什麽都比不上台灣,要統一好難啊,等雙方差距拉近再說吧,現在兩岸的差勁的真的縮小了,唯一可以給台灣人做藉口不想統一的就是,中國現行的政治體制,雖然人文、社會、經濟、文娛、生活等等的等等,都不比台灣差,甚至有些地方還比台灣進步多多,所以中國僑聯設法讓台灣人(不管是地方議會代表或者工商團體,社會各階層)出席每年的海峽兩岸論壇,這才是論壇的真正的用意,至於我們之所以受邀只不過是做個背景而已。

三天的論壇活動,第一天報到,第二天開幕、會議、閉幕,第三天就散會去旅遊,各分東西,所以美其名為論壇,有話也沒機會發表,甚至聽別人演講都沒機會,論什麽壇呢?分明就是統戰,向台灣各階層統戰,不過筆者還是認為有意義的,好過把錢讓給貪官A了!

這次筆者在大會的開幕典禮中,覺得來自台灣的主講人洪秀柱在其演講中講了一句話,筆者非常認同,就是:「水漲船高,大陸漲、台灣高」,真的是肺腑之言,與去年她在同一場合說的「大陸大,大而強,台灣小、小而美」的說辭一樣有說服力,一樣具有意義。
616日開始是與會所有代表分頭旅遊的時間,越柬寮世聯會代表團這次的旅遊路線是廣西一帶,所以一早就乘機飛南寧,差不多中午時分就到了目的地,下榻南寧廣西沃頓國際大酒店,由於只有五天的時間停留,所以旅遊行程算是很緊湊,午飯之後就匆匆忙忙的進入了參觀活動了,先是前往廣西民族博物館及南寧國際會展中心,很不巧到達民族博物館時,因為是假期還是什麽理由閉館,我們進不了,等於白跑一趟,許多代表說早知道如此,乾脆在酒店午休養足精神還好,而且當時天氣炎熱,非常影響參觀的興趣。

 

651期-專欄(8/1/2014)

這回習近平反腐排貪可是玩真的了!

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中共中央決定,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審查,消息傳開馬上成為全球中西媒體的頭條大新聞。
從習近平開始肅貪以來,一直有人認為這是政治鬥爭,特別是西方媒體以及異議人士,認為習近平是假反貪腐為名,行排除異己之實,其實,我們對這種說法不以為然,因為像周永康這種頭號人物,貪頭大,黨羽多,縱橫政壇,權力非同小可,如純是政治批鬥,習近平何敢出手?而且周永康的貪腐不是一般的貪腐,他的財富與權力可以說是到了富可敵國,權傾朝野之列。
當然,如果用另外一類觀點來詮釋政治鬥爭也無可厚非,例如政治路線不同,政治觀念不一,設法讓它下臺也是政治鬥爭,但如果把習近平的反腐排貪歸類為排除異己的政治鬥爭,這是明顯的西方主觀看法,未免太過政治化來看習近平的反腐運動。
我們之所以一再肯定習近平的反腐排貪運動,是我們看到他的真正用心與決心,不管他的廣度、深度、力度之大,都可以說是自中共建國以來是未曾見過的大動作。
中國政壇(包括共產黨與國民黨在內)近百年來姑息養奸的例子太多,雖然說是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僅是說來動聽而已,執行定罪時卻多徇私而為,最終還是考慮當事人的職位,如果職位稍高的話就算犯法,也設法為之解脫或為之淡化,這種例子在中國近代或古代多到不勝舉,共產黨如此,國民黨也如此,往往就在法、理、情這三個字上為他們尋找解脫的藉口!

 

第 1 頁,共 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