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10-19-2012

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 2012-10-19
莫言的諾貝爾文學獎能代表什麼呢?
只能看做是他個人的榮耀,是中國文壇的喜事就好!
今年,中國籍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不管對其個人或者華人來言,都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但不要因為這個榮耀而視之是什麽“國家軟實力”的體現,什麽中國文學終於獲得國際社會“肯定”了等等連在一起,這都是個別人士想當然的事,其實是沾不上邊的。
不過,可以這樣說,近代的諾貝爾獎(特別是和平獎)多多少少與國際政治傾向是掛鉤的,不少人企圖以獎來影響什麽或代表什麽,這是毫無疑問的。
所以,不能從一個諾貝爾獎項就能說明獲獎人整體內涵怎樣怎樣?包括其人格、認知、思想、政治意向等等在內,只能說是獲獎人在其專業領域上的個人成就,但獲獎 者也是平常人一個,他不是完人,不可能得了一個文學獎或者某某獎就認定他樣樣都對、都行、都是典範,那未免要求過高了。
李遠哲這個名字,相信大家應該不會陌生,他就曾經得了一個化學諾貝爾獎,就是因為拿了一個諾貝爾化學獎的關係,所以後來受邀回國才當上了台灣中央研究院院 長,但李遠哲的政治認知真的不敢恭維,而且固執幼稚到令人難以置信,人家擇善固執,他是擇惡為榮,明明知道陳水扁腐化不堪,但還是樂滋滋的擔任陳水扁的 “國師”,一而再,再而三的為其背書,為其站臺,為其撐腰,所言所行,簡直就是政治無知到極點,所以後來就得了個“國師”變“轎夫”的稱號了。

其實,得了諾貝爾獎的人,只能說是在研究領域上的成就,不能對其個人有過多過高的要求,或者無限上綱的放大來檢證或以其個人來代表一個整體,這是百分百不正 確的想法或要求,更加不可能因為西方國家頒了個諾貝爾獎給他就要求他以西方的觀點來批判他的祖國,或利用他來唱衰他的祖國,這未免就太政治化了,如果得獎 人真的如此沒有格調,甘受西方的利用,用西方價值觀來衡量東方,世人會看不起他們的。如達賴喇嘛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好好做個得道高僧多好,地位多尊崇,但 卻甘受西方驅使,使他失去更多,起碼他有家歸不得,年之老邁,就會更失落,更加空虛,或者客死異鄉,終將給世人遺忘。
其實,文學是一種純個人化的創作,不是集體的結晶,莫言的作品也只能代表他自己的水準,代表不了其他人。他這次得了個文學獎是他個人的榮耀,是中國文壇的喜事就好!
他今後的去向由他自己來決定,他用得來的獎金買房子也好,買汽車也好,都是他個人的事,都是他家的事,還有他今後的動向,出國訪問也好,在老家常住也好,甚至在外國定居也好,都是他的自由,輿論又何必那麼好奇呢?
正如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知名漢學家馬悅然一再所講,諾貝爾文學獎的唯一評判標準就是文學。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是因為他個人的文學成就,而不是因為其他,大家既沒有必要將其獲獎過度拔高,也無須上綱上線。
何況,一個人獲獎,並不代表中國文學登上了世界文學之巔;相反的,中國長期無人獲獎,也不能說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學園林裏無一席之地。
只能說,莫言此次獲獎的最大意義或許是,引導人們重新關注文學,而對更多作家來說,要思考拿什麼作品才對得起“作家”這個稱號!(2012-10-18)扶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