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 專欄(2012-12-28)

夠了,已經夠了!
-從康州槍擊事件再看"槍不殺人人殺人"的謬論-
康州的校園槍擊事件奪走了28條人命,其中還包括20條六至七歲的學童,但居然仍然無法改變擁強者及槍商的立場,居然對擁有槍支的正當性還振振有詞,居然還要連署把一名CNN電視臺英國籍主持人摩根(PIERS MORGAN)驅逐出境,理由是摩根主張此刻是美國該立法控槍的時候了!
所以,我們不得不再次論及美國該修憲立法實行有效進行槍支管制,以免更多的無辜百姓死在槍支氾濫的亂槍下。
面對如此悲痛的慘劇,美國擁槍者及槍商還是那句"槍不殺人人殺人"的老調,認為美國出現不幸的槍擊事件,主因還是「人為問題」,是「精神病態問題」,是「人的素質問題」等等,他們認定"槍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教好人的素質,就沒有槍殺人的問題發生。這種主張有點像中國人說的"色不迷人人自迷","酒不醉人人自醉"!
可是,這些擁槍者或槍商要弄清楚,先不說患了精神病的人,試問美國人的素質是否已經全民普及呢?肯定的說,還沒呢!
事實上,要全民普及自我控制是不可能的,特別是美國這個民族大熔爐的合眾國,存在的種族、宗教、文化、政治、職業等諸多問題不說,還有隱約的膚色優越感(例如不少白人看不起黑人一樣,這種現象普遍而且根深蒂固了,就算是當今貴為總統的奧巴馬,仍然遭到某些白人群的歧視,不管奧巴馬做什麼還是不順眼,一看到奧巴馬出現在電視螢幕上就轉臺,這說明什麼?說明瞭就是部份白人骨子裡的膚色優越感作祟,好在有憲法保護,有選票支援,要不奧巴馬想做完四年都難,不要說還競選連任)。
我們列舉以上的問題,時刻都可以在美國引爆成為一個衝突點,因為這些問題早就有例可尋。例如2004年一名美籍寮裔獵手因為白人的語言污蔑,目光歧視,遭到寮裔獵人憤而怒殺。不久前,一名美籍韓裔大學生也在校園內做了同樣毫無理性的行為,類似的悲劇,不勝枚舉,屢見不鮮!

所以,"槍不殺人人殺人"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可以是一種理論的認定,不能視為是一種必然的依據來約束到處都是的那些不定時炸彈的非理性人物,畢竟美國公民還是素質不一,就算再高教育水準的人也有失控的時候,只要槍不在他們身邊,造成的傷害就不會那麼嚴重。
不錯,"槍不殺人人殺人"的論點,可能對某些人很有用,但不表示對所有人都對有用,也許這些擁槍者或槍商認為,誰殺人就抓誰,用法律來制裁,但還是不管用,因為這些沒有理性的人,死都不怕還怕法律制裁嗎?
還有不解的是,槍支遊說集團在美國仍然勢力強大,政客不敢得罪他們,因為他們認為"擁槍是憲法保護下的自由,有了槍,一旦遭到國家軍隊的侵犯,就可以自衛反擊",換句話來說,擁有槍支是抵抗暴政的關鍵手段。(美國誕生在公民反抗英國帝國主義霸權的過程中。公民組織軍隊抵抗暴政的權利因此成為美國建國的基礎性思想,被寫進了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第二修正案規定,由於國家需要治理有方的軍隊,因此人民有權利擁有武器。)
但時過境遷了,兩百年以前的條款怎可適用於今天呢?大家不妨想想,假如今天百姓一旦遭到國家強大的軍隊侵犯,零零星星毫無組織的老百姓,就算持有槍支也無法抗衡,但擁槍者或槍商就是依據憲法條款,一直不肯進一步鬆綁進行槍支管控,導致多少無辜生命死於這條死的條款下。
這次,康涅狄格州紐頓市28名人命遇害慘案駭人心魄,我們作為美國公民,必須對此有所反應,必須推動嚴格的槍支管控,讓美國百姓不用活在一個恐懼陰影的國度裏。
過去30年來,美國已經經歷了30次大規模槍擊,包括今年所發生的12次;每一次慘案都會讓許多家庭陷入悲劇。而每一次,槍支擁有者都在叫囂,如果他們無法買到攻擊性武器百發裝子彈,自由就會被剝奪。
這究竟是什麼理論呀?我們無法認同持槍保證自由的說法,我們這種觀點實在荒謬,世界上生機勃勃的民主國家早就撤銷了私人槍支擁有權。澳大利亞就是典型,在霍華德槍支管制改革後,澳大利亞也沒有出現暴君。
澳大利亞行,為什麽美國不行呢?(2012-12-26)

(編者按)20世紀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中期,澳大利亞也發生過數起大規模槍擊案。1996年的特別重大殺戮事件後,新任總理霍華德(John Howard)宣佈,夠了已經夠了(enough was enough)。他嚴厲打擊槍支保有,強迫潛在持槍者走嚴格的申請程式,且必須說明需要持槍的原因。
  如今,澳大利亞的持槍條件十分嚴格,註冊和批準程式長達一年或以上。霍華德政府還實施了嚴格的"回購"政策,允許政府收購已被公眾所擁有的槍支。
這一政策起到了效果。儘管澳大利亞的暴力犯罪並未因此銷聲匿跡,但謀殺案有所下降,更重要的是,1996年之後再未發生過死亡人數三人或以上的大規模槍擊時間(3人死亡是很多研究中所定義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標準)。而在打擊槍擊保有之前,18年中澳大利亞發生了13起大規模殺戮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