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期 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 專欄(2013-1-18)

沉痛哀悼敬愛的志峰三哥
大家都說今年冬天加州好冷,是的,但對我們家人來說不但冷,而是特別特別的冷,因為我們最敬愛的兄長志峰三哥,就在這個寒冬走了!
三哥,你在美國的20年中,雖然一半時間你給生活擔子壓住,給病魔糾纏著,但你還是依然堅強的活下去,沒想到這次,一夕之間就這樣沉默的告別了,當我們來看你的時候,你已經安詳的躺在加護病房了,雖然我們一再的呼喚著你,但你都無法像往常一樣給我們回憶當年兒時的往事了。
三哥,我們不想這是事實,但畢竟事實殘忍的告訴了我們,你真的走了,拋下所有親人獨自離去,沒有遺言,沒有告別,沒有悲傷,神態安詳地走了。
當所有家人及親友知道這個噩耗的時候,大家哭了,都覺得人生好短暫,痛惜,懷念,無奈,一切的一切,都在哀惜交錯中,你在世上71年的歲月,從此就劃上了人生的句點。
今天,在這個告別的儀式上,我們無法抑制心中的悲傷與難過,因為你確實留給我們太多太多感人的點點滴滴,不管你的為人處世,不管你對親人的付出,除了犧牲奉獻,還是犧牲奉獻,你的行為,你的精神,都感召了我們,您是我們的典範,我們永遠都懷念著你!
三哥,您生在一個戰亂的年代,一再的逃難,根本沒有享受到一般青少年的美好時光,童年的你,就跟著父母從中國逃到越南,過著流離失所的日子,之後又由北轉南,北撤南遷,美好的童年就是放牛,放牛的日子陪伴著你童年的時光,但你的心中沒有怨恨,只有責任,只有大愛與關懷,如何安定家人的生活,如何去尋找一個出路,用你的青蔥歲月去換取家人的生活安定。
三哥,1959年,你才十七歲,就扛起做兄長的大任,帶著比你小一歲的昭儀四哥,從潼毛到春祿,披荊斬棘,開墾荒山。
1960年,你就像舵手一樣,帶著昭禮六哥,玉強七哥,志遠八哥與我昭君,及弟弟昭群,昭英,昭傑等,在人生路不熟一望無際的村落裏,開始了另一段新的生活,從一畝地,二畝地,三畝地,逐步的擴張到了18畝地,完全脫貧脫困,走向小康之境,以為從此可以安定下來了,無奈好景不常,連綿的戰火,摧殘了我們兄弟的夢想家園,使我們無法繼續的呆下去。
1965年,我們兄弟先後離開了春祿南面山(難民山),各奔東西,有的到其它市鎮去謀生,有的到城市去打工,開展人生另一個旅程,你從事過農耕生活,也在塑膠工廠當過班長,曾經一度做過航海員,甚至還當過短暫的越南軍人,但不管你做什麽,面對什麽挑戰,你都會沉著的應付,克服困難,扮好自己的角色,成為大家疼愛的楷模。

1970年,您帶著三嫂到定館重新創業,開汽車修理店,然後再改經營雜貨商店,因為你的勤勞、善良、老實、淳樸、熱心,所以得到鄉親客戶的信任與愛戴。
1973年,當您的生活安定好轉之後,就想到當地數以千計的適齡兒童,沒有一所正規的中文學校可學,你就與弟弟們聯手在當地創立首間立德中文學校,讓適齡的同鄉子弟可以受到中華文化的燻陶。
三哥,您是一個少說多做的人,從不標榜自己,只有默默的犧牲奉獻,像蠟燭一樣,燃燒自己,照亮別人,苦由自己承擔,樂與大家分享。
三哥,你的一生太偉大了,你點點滴滴的故事,永遠都說不完。
今天,雖然你與我們永別了,但你留下的精神,永遠都是我們的典範,我們永遠都懷念著你。
別了,敬愛的志峰三哥,我們無法一一說出與你血濃於水的手足之情,只能含淚默默祝願您一路走好!
希望您保佑你的家人,也保佑你的所有親朋戚友!
安息吧!志峰三哥,願您西去路上,一路平安......
昭君(2013-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