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 人生無常,感 世事難料!1-17-2013

嘆 人生無常,感 世事難料!
前後僅一周,我的兩位至親、至愛、至敬的親人分別撒手塵寰。
一是我至敬的志峰三哥,元月7日晚上因為中風送院不治于9日去世;二是我敬愛的媽媽黃佩芬,元月15日淩晨在睡眠中安詳辭世。
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之路,人人都要面對,問題是一周內看著兩個親人先後離去,內心的悲痛,實在難以言喻,但又能奈何呢?
我三哥志峰,生於1942年,今年剛好踏入71歲,有話人生七十才開始,如果是健康的話,這個年齡正是黃昏的好時光,感慨我這位兄長,生於離亂年代,一生辛勤為家人著想。苦,寧願自己承擔,樂,開心與家人分享(請看筆者悼念文字)。
我母親黃佩芬,生於1917年,終年96歲,算是高夀了,她的安詳離去等於老成凋謝,本無遺憾,然兩人相去的日子實在太接近了,難以承受,想想不禁滴滴淚灑,悲痛不已。
老人家生於舊社會,活在離亂的年代,最擔心的就是我們能不能吃飽,她前半生勞勞役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中國農村傳統婦女,不識之無,所以與外在社會幾乎沒什麽接觸,但對我們充滿無私的愛。
不管她身處何處?關愛我們都流露無遺,就算最近這幾年,住在療養院期間還是一樣,心目中只有我們,愛孩子就是她一生的喜樂,就連到了臨終的前一天,身體已經相當虛弱了,但見到我們,還是不忘問上一句:
"你們吃飯了嗎?"
回說吃了她才安心,要是說沒吃!她就念個不停,擔心我們餓壞了,無時無刻都流露出一種母愛的光輝,平凡卻又偉大!
前幾年,老人家因為跌倒受傷,導致行動不便住進療養院一段時間,我們兄弟每天都輪流去探望她,有時候我還逗她說:"媽媽,我好想吃你做的扣肉啊"。
她說"這有什麽難呢?快去超市買豬肉回來我馬上給你做!",可是她忘記自己根本就動不了,正躺在病床上要人照料。
母親一輩子就是這樣,總是擔心我們吃不飽,這種關愛至死不渝!
她一生,歷經日本侵略中國,看到國共不停內戰,與我們一起目睹越南殘酷的戰爭,還好最後人生階段也也體驗到美國的安定祥和的生活環境。

1949年母親隨先父由中國遷入越南,1954年跟隨大批人到越南南方,在一個陌生點落腳,那段時間應該是她人生最勞碌的年齡段。
1970年後,我們兄弟有自立能力了,她才慢慢卸下擔子,但仍然牽掛著我們的安危,直至1990年,來美與我們兄弟團聚,才真正安享晚年含飴弄孫。
老人家雖然歷經三個國家(中國,越南,美國)不同的政治體制,但對她來說,可能都是一樣,因為根本說不出所以然來,她的認知中可能是在那裡都要辛勤幹活才能生存。
不過老人家到了美國,我們感覺她比過去開心了,因為除了兒子們外,還有一大群孫輩經常圍繞著,噓寒問暖,感受一個大家庭的溫情。
但沒想到,我志峰三哥才剛剛走,老人家又跟著離去了,也許是擔心三哥在黃泉路上挨餓肚子,沒人照顧,所以剛到頭七她也走了。也好,黃泉路上母子相伴,不會孤獨,這是我在悲痛中能夠找到的慰藉。
嘆 人生好無常,感 世事很難料,朋友們多多珍惜吧!(2013-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