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願千秋流載廣,炎黃未改在於唐 (587期專欄)3-8-2013

廟會的收入可否考慮移作籌建華僑學校之用?
雖然现居海外的中南半島越柬寮華人,難復當年父兄輩在越柬寮三邦所推展的中華文化運動(創辦華僑學校、成立華僑醫院、開設華文報章)的蓬勃發展景象,但從這三十多年來散居世界各國的越柬寮華人僑團組織的結構中,我們仍然可以依稀的看到當年的一些輪廓架構,但如果要跟當年來作比較,肯定是小巫見大巫,無法比擬。因為當年中南半島華人,所居住的省市甚至鄉村,幾乎都有僑校、僑團、僑廟的存在,中華文化如涓涓流水,一代又一代浸潤著華人華僑的生活,所以近百年在當地的華人華裔不被當地同化,主要就是因為還能維護中華文化于當地,傳揚中華文化給年少的一代。
七十年代後,散居在全球各地的越柬寮華人,依然可以憑著母語打天下,憑著母語與來自不同地區的華人溝通無礙。甚至令來自海峽兩岸華人驚訝的是,越柬寮華人不僅深諳中文,而且還保留許多習俗連他們在国内都沒有看過的習俗,他們頗有禮失求諸野的感覺。
尤為令越柬寮華人驕傲的是,在新的環境還為華人撐起一片天,為延續中華文化,為保存優良傳統盡一份力量,把不少沒落的各地華埠振興起來,活躍起來,把方圓百里的新地段變成新的華人城,成為新的景點,這些無形的接力,潛在的發展,越柬寮華人無疑是海外中華文化另類的傳承使者。

我們這樣讃美越柬寮華人,並不是毫無根據或是自我吹噓,僅以南加州為例,由越柬寮華人所創立的廟宇,一所接一所就是最好的例證,如眾所周知的「洛杉磯佛學明月居士林」,「美國金甌同鄉聯誼會天后宮」,「美國越南華裔聯誼會觀音廟」,「南加州海南會館天后宮」,「南加州玄武山福德善堂」,「觀音精舍」等等都是屬於規模大,歷史久,善信多,聲名噪的廟堂,是華洋信眾所熟悉的信仰場所,也是所在地市政府認定的景點,這些廟宇不止是精神信仰的寄託,同時也是所屬會團經濟來源的重要支柱,把當年在中南半島形成"以廟養會"的模式搬到在西方社會來,運用自如,成功得體。
不過,在成功的同時,我們不得不向越柬寮僑團領袖做個衷心的建議,大家是否認真考慮一下,把廟會的經濟收益,除了用於維修廟堂外,可否考慮這些累積的善款,移作中文教育事業用途,聯合起來籌建一所屬於越柬寮華人,而且具有代表性的全民華僑學校,類似當年在越南南方的五幫學校或者北方河內(海防)中華中學,金邊端華中學,寮國寮都中學一樣,因為這樣的廟會不僅可以維護宗教信仰,同樣可以間接傳揚中華文化的後盾,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如果說廟宇是中華文化的載體,那麼華僑學校就是孕育中華文化傳承者的載體,要是我們沒有長遠的考量,再過二、三十年後,很可能·就沒有了信眾,那麼廟宇的存在就不是傳統的信仰之地了,而是成為主流社會作為遺跡來瞻仰的古建築了,因為廟宇假如沒有中華文化背後的支撐,廟宇就沒有信眾了。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很有可能要面臨的事實,是一個非常值得大家警醒和深思的一個問題!
隨筆口占七律一首:
弘張道統展輝煌,異地新生設廟堂,
信仰隨波能普及,心靈安静有慈航,
洋風難襲泱泱度,華俗宏恢節節揚,
但願千秋流載廣,炎黃未改在於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