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緬懷母親的點滴人生

中國人重視孝道,西方也強調母愛,這個星期適逢西方的母親節,藉此先祝福天下母親,母親節快樂!
   筆者家慈去年年底逝世,所以今年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迎接沒有母親在的母親節,心中的感傷與緬懷自然與往年母親還在的感覺不一樣。
   先嚴生前是個文化人,但媽媽卻是一個不識字的傳統婦女,連"之無"兩個字都不認得,但在我們兄弟的心目中卻覺得她老人家很偉大,對我們兄弟的愛充分而流露無遺。
她一生沒有去過遠處,換句話說就是一直守候在家中,家庭與孩子就是她的最愛,是她終生的寄託。唯一一次離家最遠最遠就是移民美國,也是她一生中僅有的一次搭乘飛機。其實,來到美國也是因為我們,想與離散多年的孩子團聚,孩子就成了她老人家唯一的依靠。
我母親有嚴重的暈車症,一坐上車就想吐,為了避免這種猶如極刑般的煎熬,她寧願在家呆著,也不願意遠行,除非萬不得已。
     在美國,我們兄弟之間雖然居住在同一城市(大洛杉磯),往返並不算太遠,但由於老人家不懂英文,自己也不敢乘搭公巴,加之年紀那麼大,要從一個孩子的家到另一個孩子的家去探望,步行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老人家為了要看我們,還是非得要坐車不可。每次上車後都不願說話,擔心因為暈車吐的話會弄髒了我們的車,雖然我們從來毫不在意,但老人家自己心裡有壓力。為了能看看孩子和孫子,母親每次都要忍受"極刑"所帶來的痛苦,為此我更體會她、心疼她,也感受到母愛的偉大。
     1981年,是我一生中最冒險犯難的日子,為了尋求新生,決定選擇投奔怒海之途。因為事屬違法行為之舉,那像今天那麼自由自在公開的出遊呢,所以當時出走得悄悄地進行,深怕行蹤走漏風聲而被捕,所以臨行前坦誠的跟媽媽說自己要偷渡到國外去。這次遠行(偷渡)成功或失敗都是未知數,就算成功了往後也不知何年何日再重逢,一想到這,思緒起伏心如刀割,但機會來了又不能讓它空白流失,不嘗試可能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了。此行是吉是兇完全無法預料,我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要是成功了就好,要是失敗了只好認命。但如果出走失敗,很有可能回來後房子都被沒收,到時連棲身的地方都沒有。
    

 

其實,偷渡前那段日子非常倒楣,因為妻子在送二哥的大兒子到西貢托交友人帶他出國(應該是半公開式的出走),等一切安排妥當後,妻子便帶著四歲的大女兒雅純,兩歲的兒子越彰從西貢回春祿的途中卻不幸發生要命的車禍,死了不少乘客,妻子肩膀骨都斷了,女兒雅純傷勢最嚴重,要馬上開刀割掉一扇肺葉,反而兒子越彰平安無事。
    為了這一嚴重事故,當時我經常往返西貢-春祿兩地探望妻子。媽媽就在這個時間點來探望我,也非常巧的,就在這個時間點我籌備已久的出走(偷渡)計劃要成行了。
    面對可能的生離死別,媽媽擔心與不捨全寫在臉上,但只要是兒子決定的事,老人家都認為是對的,都會全力的祝福我,毫無顧慮她自己的安危,堅持的要留下來幫我們看房子,直到逃離成功後她才會離開,因為她認為這樣即便偷渡失敗了回來還有房子住,聽了她的話真的好感動,好感動。
   可是,因為老人家不諳越南話,又不善與鄰居打交道,我們離開後留她一個人看守房子,反而令我們擔心不已。
    臨行時母子相對無言,只有淚千行。媽媽只說了一句"走吧,一路平安,不要回頭!"語氣溫柔而堅定,從媽媽眼神中流露出的無限眷戀,看到了她內心深處的執意,還有那份對我們深深的愛。
踏上"征途",揮淚別母,筆者走走停停,不斷回首一看再看,淚濕衣襟,臟痛心碎。走遠了,媽媽的身影也模糊了,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了天性母愛所呈現出的光輝包圍著我,溫暖著我,讓我有了足夠的勇氣去挑戰新的生活。
    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避過了公安的耳目,歷經海浪千險,逃出生天,終於安抵馬來西亞難民營。第一時間就是想辦法發電報回去,後來才知道我走後,母親一直守候著我們的房子,日盼夜盼,直到確定我們平安抵岸的訊息才安心下來。我無法想像,媽媽一個人是怎樣渡過無數個牽腸掛肚的日日夜夜。
   離開越南十年後,母親在玉強哥的陪同下,終於有機會來到美國與我們們團聚,在美國享受了廿三年的西方式生活,她帶著對我們一如既往的愛安祥的走盡了她近百齡的人生之路!
    天下無不是底父母,世間最難得者兄弟。
    今天是西方的母親節,緬懷老人家在世的點點滴滴,作為我另外一種懷念與追思的慰藉!
(2013-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