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期 昭告天下 君無戲言專欄

海外民運人士 濫用民主自肥的一撮!
每 年六月將至,不禁又令人想起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這次事件如今已經時隔廿四年了,是非黑白仍未定論,但所造成的傷害已經無法彌補,然而因為此一事件卻肥了不少自稱是民運的人士,他們除了得到西方國家的補助外,不少也獲得臺灣政府的資助,連帶使不少靠邊站的所謂“民運人士”也獲得西方國家的收 容。
其實,事件發生後的前十年,筆者仍然是傾向對他們理想的認同,寄予極大的同情與理解,但第二個十年之後,筆者則對民運人士在海外的行徑卻大為反感,主要是他們“腐敗”、“無知”、“貪婪”、“內訌”一一顯露無遺於海外社會。(由於篇幅有限,筆者無法一一列舉,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網上查到相關的內容。)
所以近年來,筆者幾對中國大陸出來的所謂“民運人士”漸漸產生了厭惡,主要是他們的行徑越來越令人看不下去,因為他們是藉“維權”為名,搞個人利益為實,說穿了就是“掛羊頭賣狗肉”!為此,筆者近十年來,一直不想以“民運”作為專欄的題材,就是因為有吾不欲觀之矣的感慨!
毫無疑問,他們的所謂“維權與民主”,更多的是出於個人考量,他們中的一些與不良律師勾結從中牟利,幫助那些沒有資格拿綠卡卻想留在美國的中國人,胡編亂造,強說自己被迫害,一旦拿到了綠卡就急不可待的想溜回中國,說白了就是為了要到西方來,為了一張長期的居留證(綠卡),什麼“為民主,為自由”,通通都是幌子,當然,騙綠卡想居留是個人行為,但為了能夠跑到西方國家來定居,竟然不惜作假甘受利用,這種行徑是令人不齒的。
孫中山當年奔走革命,曾有人視其為“孫大炮”,沒關係,他最終能夠用行動來證明他的理想,“天下為公”就是他重要的政治理念之一,他的赤誠並沒有獲得西方社會的各類獎項,卻贏得了後人對他“國父”的尊稱,相比之下,一些跑到海外來的所謂“民運人士”,徒托空言,格調盡失。
我們不妨回頭看看這三十年來,從吳X達到魏X生,然後再下來從曹X青、吾XX希到X丹,他們到西方國家這二三十年來,為中國人做了些什麽?當年在天安門廣場信誓旦旦的理想,究竟實踐了多少呢?
吾XX希跟X丹,筆者暫且不說,畢竟當年還年少,一時滿腔熱血,形成意氣風發,所以才出現一股傻勁,但現實終歸現實,到了國外就傻不起來,沒勁了,慢慢消失殆盡於現實中。
而那個魏X生,他剛抵美國的那段時間,幾乎天天受訪,天天跑國會,指責中國大陸這裏不該,那裏不對,搞聽證、猛抨擊,忙得不亦樂乎!

但悲哀的是,曾幾何時,風光不再了,本來就無知的他,給西方榨乾榨扁,再沒有利用價值之後,現在人在哪裡呢?好長好長一段時間都沒訊息了,自然消失在現實中。
當然,西方對亞洲國家的“人權”是特感興趣的,不會因為“六四”的一群消失了,也不會因為魏X生淡出了就作罷,後繼還是有人的,陳X誠就是最新重點要吹捧的“人選”。試問他的維權能起到什麼權呢?可是西方國家卻把他視為“民主英雄”般看待,這個星期還授給他一個名為“威斯敏斯特獎”(Westminster Award),聽說頒給他是因其為"人權、人的生命和尊嚴"作出的貢獻。
陳X誠本週將在倫敦英國議會出席了頒獎儀式,頒獎者是議會跨黨派的"保護生命"(Pro-Life)小組副主席、保守黨議員布魯斯(Fiona Bruce)和"生命權利公益基金會"(Right to Life Charitable Trust)的負責人懷特豪斯(Chris Whitehouse)。
參加頒獎儀式的有議會參眾兩院的議員、人權活動人士和媒體代表,樂得陳某飄飄然,好風光啊!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頒獎者之一的布魯斯女士居然這樣說“陳X誠為尊重生命進行的鬥爭,雖然他為此付出了高昂的個人代價,為全世界有勇氣的人樹立了一座燈塔。”另一位參加頒獎式的阿爾頓爵士(Lord Alton of Liverpool)的談話更可笑,他認為"總有一天陳光誠會在中國成為一個民族英雄,一個反抗現有體制並為此付出沉痛代價的英雄。"
又一場鬧劇粉墨登場,但可以肯定的說,陳X誠聽了上述的讚美可樂透了,筆者卻對此感到啼笑皆非,肉麻到不得了,“為全世界有勇氣的人樹立了一座燈塔”?!,太搞笑了吧!看他什麽時候淪落像魏X生一樣的下場,到時就明白這座“燈塔”不久的將來也會消失殆盡。(2013-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