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代表主動簽署通過每屆捐獻一千美元作為大會經費

首席代表主動簽署通過每屆捐獻一千美元作為大會經費

是世聯會第六屆代表大會最具體、最實際的會議成果之一
(出席越柬寮世聯會第六屆會員代表大會析評之二)
經費,對一個不牟利的會館來言,是個命脈,可以說沒有經費,命脈等於沒了。
越柬寮世聯會也好,或是一般同鄉會都是一樣,沒有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支撐會務活動的開銷,其困窘不難想像,非常非常的難以維持下去。
當然越柬寮世聯會是如此,其他同鄉會所也不例外,而越柬寮世聯會比其他會館的處境更艱巨,世聯會不但要義務(因為沒有實質收入)支付會務運作的開銷,更要應付每兩年一次的會員代表大會龐大的支出。
當然,屆屆難過屆屆過,等於王小二過年,年年難過年年過,越柬寮世聯會都開了六屆大會了,過去所遇到的困難還不是照樣迎刃而解嗎?話雖如此,每次大會將至的前一年,秘書處領導層就得為龐大大會經費傷腦筋。
就說剛剛才開過的第六屆會員代表大會好了,要不是領導層以身作則(有人三萬美元,有人一萬美元,最少也三五千美元)的率先響應,再加上中南半島之行有所斬獲,世聯會的幾位領導層可就頭大了,成語"運籌帷幄"則變成"運籌無握"了。
畢竟世聯會的組織不像一般的會所,一般會所是"以廟養會",或透過單純的鄉情這條管道來募款挹注,但越柬寮世聯會就不可能。因為世聯會等於是個虛擬的東西,你認為它存在它就存在,你認為它不存在就不存在,因為它僅是個被公認的全球聯絡平臺而已(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實質的東西),而會員團體又不斷在換屆,人事變遷頻迭,這一屆是甲做會長當代表(副秘書長),下一屆乙是會長乙來當代表(副秘書長),喜歡就陪你玩,不喜歡就拜拜,這種現象很正常,所以籌募經費不如一般會所容易。

但,成立已經十一年(2002)的越柬寮世聯會在這次第六屆大會與會代表的將近百名首席代表中,在法國代表曾輝登高一呼的提議下,全數署名(簽字署名)通過贊成每位首席代表(一屆兩年)認捐一千美元給秘書處作為大會經費,這個提案意外的得到全體代表一致認可,無異為世聯會今後的大會解決了最頭痛的經費問題,如果這個模式得到落實,今後任何地區都有機會申辦大會,不管在哪裡主辦,經費都不再是問題。
越柬寮世聯會全球有差不多兩百個首席代表,只要有一半履行這個承諾(繳交一千美元),每屆就有十萬美元充作大會經費。
所以我們認為,意外地通過提案乃是這次大會最值得欣慰的一個會議成果。
當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千美元雖然不是個大數目,一個任期兩年的七百三十天,每天不到一塊五毛錢的支出,換句話說,這個數目是可以承擔的,但凡事總是要有人去促成、去溝通、去聯繫,不可能坐在秘書處這筆錢就會自動送下來,所以新屆秘書處的領導層,全球走透透之行程是免不了的。
正如俗話說,"吃得鹹魚抵得渴","喜歡進廚房就得忍受油煙",坐上這個位置出錢、出力、花時間、花精神是意料中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