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告天下 專欄644期-專欄(5/30/2014)

昭告天下專欄 644期-專欄(5/30/2014)
從"悵望高風"這四個字談起
文化人沒水準媒體人沒格調
"悵望高風"這四個字是用來悼念一般老人家過世的一個詞,並不是很深奧難懂的詞,一如在報章上或輓聯上經常看到類似"哲人其萎","典型足式","老成凋謝","南極星沉","高風安仰","碩德長存"等等之類似悼詞一樣,可是某家媒體總是搞錯了,經常把"悵望"寫成"帳望","悵"與"帳"的意思完全兩樣。
應該是"悵望高風",不是"帳望高風","悵"是惆悵,"帳"帳是蚊帳,把"悵"寫成"帳"意思差遠矣,難怪有人曾經譏笑"帳望高風"就是在"蚊帳"裏看逝去老人家的高風亮節。
普通人寫錯還情有可原,或者偶爾大意打錯也可以理解,但本身是媒體人居然如此疏忽,一錯再錯,那不得不令人搖頭感歎了,這種不求甚解得過且過的心態,實在不敢恭維,難怪有人說越柬寮的報人越來越沒水準了,只不過是在騙飯吃而已,聽了都蒙羞。

但,這樣的錯而且經常的錯卻沒有人指正,這也說明我們的越柬寮僑社的人才凋零,國學基礎越來越薄弱了,像這種錯別字的屢屢出現,如果是過去的話,那就不得了,不但給社會大眾指責,還得向委刊人致歉才能了事。
日前有某個社團的會長告訴我們一個小故事,他說,某年有位越華殷商為他媽媽祝壽辰辦喜宴,僑社中較有知名度的人都收到請帖,許多人正在納悶,因為素來都與這位殷商沒有來往,這次居然在受邀之列,但基於禮貌,壽宴當晚還是高興的依時到場道賀。
但問題來了,這位殷商聞人在喜宴進行中,數度經過他們的座桌,以為可以跟主人打個招呼,可是主人家連看都不看,別說感謝光臨,握手致意,連瞄都不瞄一下,使他們尷尬異常。
事後他們才發現問題的所在,不在這位僑界殷商,而在發請帖的媒體仲介人,為了替自己報紙拉廣告,就藉這個機會拼命發請帖,根本與主人家一點關係都沒有,弄到主人家懵查查,賓客們卻傻呼呼,互不相識,變成應酬不是應酬,拍馬屁不是拍馬屁,心底難受至極。
因此,這位會長告訴我們說,從此之後,他不再隨便出席這些活動了,不是在乎一兩百塊的問題,而是根本就不是主人家的本意,只不過是媒體仲介人為了廣告,為了拍馬屁找人頭,才想出這種既賺錢又馬屁的損人利己的怪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