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專欄(6/6/2014)

美國是否勃起障礙待觀察中國不再陽萎該是事實
看中國解放軍將領公開抨擊美國霸道的談話
最近中美關係似乎隨著東海南海的波動而起舞,雙方的外交官員一再指責對方的不是,究竟誰是誰非自有公論,但我們認為普世價值就是普世價值,不能因為角度或國度不同,或利益所在就否定普世價值。
根據外媒報導,在6月1日閉幕的香格里拉對話上,中國軍方代表強烈反擊日本與美國此前對中國的批評是一唱一和,咄咄逼人,對中國發起了挑釁和挑戰。
在發言中,中國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痛批美國防長哈格爾5月31日的演講充滿霸權主義味道和威脅及恐嚇,鼓動和慫恿亞太地區不安定因素鬧事挑事。(哈格爾公開指責中國在南海及東海採取單邊行動,是違反國際海洋法的恐嚇行為,並聲稱美國不會承認中國宣佈的東海防空識別區;而另一方面,他又不斷強調美國與亞太地區盟國之間的戰略關係,聲稱美方會堅定履行條約義務,保衛本國安全。
哈格爾當天在他的發言中把中國描繪成了一個靠武力申張權利的規則破壞者、亞洲地區安全的潛在威脅。)
王冠中以此提醒外界注意"究竟是誰在主動地挑事鬧事、是誰在主動挑起爭端和爭論?"
王冠中說,"最近一段時間,關於中國南海九段線問題,帶頭提出的是美國",1994年生效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不能對各國此前已有的海洋權利進行重新劃分,公約也並不適用島礁歸屬問題,"僅抓住海洋法說事兒,是說不通的"!
王冠中還以"難以理解"揶揄美國立場說,"一個沒有簽署海洋法公約的國家,老拿海洋法說事兒,說得通嗎"?
王冠中強調,自己現在就很想知道,"美國到底準備什麽時候簽署海洋法公約"?
但美國重反亞洲是否那麼簡單呢?中國軍事戰略專家朱成虎少將形容美國的重返亞洲策略正處于「勃起障礙」的狀態。
他認為,美國是否能協調盟國仍帶有不確定性,諷刺美國以軍事介入亞太衝突存在「勃起障礙」。
他強調,因這涉及到美國延伸戰略的有效性,延伸戰略的縮寫叫ED,從烏克蘭事件來看,它那個ED已經成了男人的ED(Erectile Dysfunction)勃起障礙,美國是不是有決心和能力介入亞太地區的衝突,有待觀察。

他指出,美國這麼做,有一個非常大的背景,就是在美國國力衰退的情況下,它要實現遏制中國發展的這樣一個目標,它需要利用盟國,借用盟國的力量,但是一旦中國與周邊國家有領土爭端的國家發生衝突的時候,它會不會介入或者是直接的軍事介入,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他認為,美國當前正在犯非常嚴重的戰略錯誤。如果"美國把中國當作敵人", "中國勢必成為美國的敵人"。
此外,中國軍科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主任姚雲竹少將四問美國。
1-日本的釣魚島國有化是不是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
2-釣魚島的主權和管轄權是不是一回事兒?
3-中國被批評使用武力和高壓的手段改變現狀,那美國動不動就跟一個與別國有衝突的盟國說什麽共同防禦條約適用於利益衝突事件,是不是一種脅迫和濫用武力?
4-中國設立東海識別區違反了哪條國際法?
姚雲竹指出, 1952年日本在美國占領期間設立了防空識別區,它當時跟誰商量過嗎?"
對釣魚島問題,哈格爾稱,中國改變現狀的行為侵犯了日本的現實管轄權。
姚雲竹回應"哈格爾雖然說美國在主權問題上不持立場,但卻把釣魚島的管轄權納入了日美安保條約範疇,把管轄權和主權實際上變成了相同的東西。按照哈格爾的邏輯,韓國對獨島擁有現實管轄權,而且也受韓美安保條約的保護,日本就沒有理由對其再申張主權。"
包括美國當今副總統白登與國防部長哈格爾在內的許多政要,對東海或南海的歸屬問題說法都充滿矛盾,但基於美國是一個強國,許多時候都是美國說了算,其他國縱有不爽也只有不爽而已,真的很無奈,因為向來重視國家利益至上全球戰略優先的美國,他的強勢我們充分理解,但太過強勢就顯得有點霸道了。
此次中國的軍事將領能夠公開予以反駁,理直氣壯的給予回應,美國是不是勃起障礙還待觀察,但中國不再是陽萎應該已是事實。(20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