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六)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六】這不是筆者第一次參加海峽兩岸論壇,但每一次大會都有遺憾,上一次大會期間,剛好遇到廈門巴士爆炸案,整個廈門市都好緊張,恐怕恐怖分子利用人多的地方再來作案,所以閉幕的例行大型綜藝晚會臨時取消了,筆者當然知道這是主辦單位考量安全問題,所以逼於無奈要宣佈取消準備多時的演出,這不僅是出席代表的遺憾,也是主辦大會的一大損失,花多少時間的操練,花了多少人力精力,還有龐大的財政開銷,無法演出是與會代表的遺憾,也是主辦單位的損失,因為一切心機都白費了。

這一次,可能因為人數多場地所限,許多活動不少代表都不能出席,例如最重要的論壇開幕典禮,不是整個團的成員都受邀參加,只能選擇性邀請團中的少數幾位出席,筆者本來也不想去,可是大家認為我是媒體工作者,不出席就沒有資料可寫,所以認為我應該參加,所以就順應大家的建議參加了,但團中的好幾位成員就只能望洋興歎了,留在房間睡大覺。

不僅是大會開幕典禮不能參加,連不少小型的論壇也是選擇性的邀請,至於主辦單位高層的飯局更是不用說,每次團中只有一兩位受邀而已,所以說整個論壇的活動,筆者幾乎都主動放棄,讓出機會予首次參加的代表出席,所以筆者認為這是這次論壇的一大遺憾。當然對筆者來言真的無所謂,因為往年的論壇與今年的論壇也沒有很大的差別,都是大同小異,如果說遺憾那就是沒有機會聽聽兩岸僑聯負責人林軍與簡漢生的演講。

過在大會期間,筆者有個烏龍事件應該拿出來說說也算是個笑料,福建省僑聯主席王亞君,廈門僑聯主席王德賢特別邀請世聯會代表團派兩位參加她們的晚宴,筆者是唐明光團長指定的人選之一,另外就是唐明光團長本人,可是到了宴會當晚筆者把這個事忘記了,居然答應朋友的邀請到外面吃飯去了,究竟到什麽地方也不清楚,因為朋友派專車來接,不過卻記得吃飯的餐廳名字叫做《宴遇》,一個好特別的名字,因為《宴遇》與《豔遇》是同音,讓人好奇進去裏面會不會真的有豔遇呢?當然不會啦!原來是一家類似洛杉磯的港式西餐的餐廳,不過菜色花樣蠻多,裝潢確實與一般餐廳不一樣,請吃飯的兩位朋友都是來自北京,剛好他們在廈門出差知道我也在廈門,所以就約我出來一起吃飯,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沒想到當晚卻是福建省僑聯主席王亞君的宴會,害的唐明光團長叫人到處找我(不但唐明光團長找,中國僑聯人員也找,廈門僑聯人員也找,個個都打給林正權(與我同一個房間的團員,美國欽廉靈防同鄉會的監事長),他說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因為我事先也沒有告訴他去哪裡?而且我又沒當地的電話,怎能找到呢?情急之下,代表團的秘書龐鴻雁馬上決定調兵遣將換人,拜託世聯會青年中心主任都蘭英小姐補上,都小姐當時也是一頭霧水懵查查,她只好“臨急受命”匆忙的趕上宴會廳。
聽她說一進門,大家就說:「為什麽那麼遲呀?」好在她反應也快回了一句:「找錯地方!」,「找錯地方!」。
她說,還好沒有人懷疑她,反而對她照顧有加,連連的給她夾菜,有受寵若驚的感覺。她想是不是「馬昭君」跟「都蘭英」這兩個名字都是女性化,所以在座的主賓都沒有人質疑來的不是馬昭君呢!?

哈哈哈,好一場烏龍的事件。(20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