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六)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六】這不是筆者第一次參加海峽兩岸論壇,但每一次大會都有遺憾,上一次大會期間,剛好遇到廈門巴士爆炸案,整個廈門市都好緊張,恐怕恐怖分子利用人多的地方再來作案,所以閉幕的例行大型綜藝晚會臨時取消了,筆者當然知道這是主辦單位考量安全問題,所以逼於無奈要宣佈取消準備多時的演出,這不僅是出席代表的遺憾,也是主辦大會的一大損失,花多少時間的操練,花了多少人力精力,還有龐大的財政開銷,無法演出是與會代表的遺憾,也是主辦單位的損失,因為一切心機都白費了。

這一次,可能因為人數多場地所限,許多活動不少代表都不能出席,例如最重要的論壇開幕典禮,不是整個團的成員都受邀參加,只能選擇性邀請團中的少數幾位出席,筆者本來也不想去,可是大家認為我是媒體工作者,不出席就沒有資料可寫,所以認為我應該參加,所以就順應大家的建議參加了,但團中的好幾位成員就只能望洋興歎了,留在房間睡大覺。

不僅是大會開幕典禮不能參加,連不少小型的論壇也是選擇性的邀請,至於主辦單位高層的飯局更是不用說,每次團中只有一兩位受邀而已,所以說整個論壇的活動,筆者幾乎都主動放棄,讓出機會予首次參加的代表出席,所以筆者認為這是這次論壇的一大遺憾。當然對筆者來言真的無所謂,因為往年的論壇與今年的論壇也沒有很大的差別,都是大同小異,如果說遺憾那就是沒有機會聽聽兩岸僑聯負責人林軍與簡漢生的演講。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五)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五】613日晚間考察小組從南昌正式飛抵廈門,下榻廈門牡丹國際大酒店。

考察小組之所以到廈門,主要是應邀出席第六屆海峽論壇(2014兩岸僑聯和平發展論壇)。

這次兩岸論壇原本是614日才報到,考察小組613日抵達變成提前了一天,所以主辦單位當天沒人來機場接機,幸好越柬寮世聯會余建強永遠名譽秘書長在廈門有設廠,所以就拜托他安排他的司機到機場來接我們。

其實,廈門這個城市,筆者從2007年開始,當時為了參與在廈門舉辦的越柬寮世聯會第四屆代表大會曾經來過多次,這次雖然是晚間抵達,但從機場一路到市區都感覺蠻熟悉的,不是似曾相識而是真的有印象,入住酒店後我們都覺得肚子有點餓了,所以就在酒店的旁邊一家屬於大排檔型的平民化餐廳用餐,然後就回酒店休息了。

614日正式報到,這次論壇不少活動都在我們下榻的酒店內舉行,對我們來說非常方便,搭個電梯上上下下就行,報到當天,在酒店報到處大廳陸續看到從各地來報到的熟人,大家久別重逢,寒暄話舊,非常熱絡。

 

650期-專欄(7/25/2014)

形式重于實際的抗議喊吶是徒勞無功的

 在此間「世界日報」與「環球通訊社」中文網的積極的配合與報導下,抗議主流福斯(Fox)電視台主持人貝克爾辱華事件的新聞最近頻頻見報或上網,我們肯定「世界日報」與「環球通訊社」的用心良苦,但媒體的用心卻被好出鋒頭別有用心的所謂「僑領」,利用作為他們亮相邀功的平臺。
我們在想,如果沒有這些新聞記者的跟著拍照見報或上網,不知道這些所謂的「僑領」還會不會再抛頭露面排排坐,裝模作樣在抗議?!

今天,我們之所以提出這個看法,是有感於這些人的喊吶實在無用,只求形式主義不講實際行動,所以才會鬧出個大笑話來,到了該電視台的洛杉磯辦事處,不僅對方不肯接受抗議書,還遭守門保安白眼以對怒斥,聲稱私人領地不能靠近(詳見環球通訊社新聞2014-7-21新聞)。
可悲的是,福斯(Fox)電視台主持人貝克爾辱華在先,然後我們這些所謂的代表卻自取其辱在後。
何以見得呢?我們簡單的舉個例子來看,既然強調帶了全球華人的簽名抗議信件,還被一個小小的守門警衛驅之門外,這說明什麼?說明毫無熟悉抗議的基本要素是什麽?第一步就給人家看扁了,看穿了這不過是一群是烏合之眾,代表性已經遭到對方存疑,因為一個代表全球華人抗議的簽名信,就憑著你們幾個來代表?!人家毫無考慮就可以拒絕。
其實要抗議不是這樣簡單的,要真正的體現實力,要實質的行動要有支援才行!

 不要怪對方瞧不起,這些所謂的代表回去該好好檢討,你們是否真正的去抗議呢?這種單打獨鬥急於表現的抗議作法是否有用呢?!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四)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四】考察小組是613號晚抵達廈門出席2014海峽兩岸和平發展論壇。
換句話說,我們中午還在江西省的鷹潭市,鷹潭市是個非常不錯的地方,所以還是為鷹潭簡介一番,為什麽取名為“鷹潭”呢?根據資料顯示就是“鷹潭”這個名字是出自“漣漪旋其中,雄鷹舞其上”這句話。
鷹潭市是江西省下轄的一個地級市,是中國重要的銅工業基地,也是中國重要的鐵路樞紐,是滬昆、鷹廈、皖贛等鐵路的交匯點。
鷹潭這個地方不大,總面積才3554平方千米,總人口約112萬人左右,占江西省比例2.52%
雖然不大,但考察小組只有半天時間,只能見啥說啥,輕描淡寫,難窺全豹。
不過,我們得感謝世聯會余建強永遠名譽秘書長的事先聯絡,透過他的關係,鷹潭市外事辦給我們一個非常熱情與週到的安排短暫之遊,雖然僅短短的半天遊,我們還是有機會親自參觀了鷹潭市的城市規劃館,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世界地質公園、道教發源地—龍虎山,參觀了龍虎山風景名勝區外還考察他們的會議接待能力等等。
到達鷹潭市那一個晚上,該市外事僑辦副主任王堅與涂處長給予我們十分熱情的接待,對此我們考察小組表示衷心的感謝。
對幾個獲得安排參觀的景點都覺得非常不錯,尤其是能夠到道教聖地張天師廟及歷史悠久的美麗景點——龍虎山一遊,乘坐竹筏,悠遊江上,觀兩岸風光,聽漁人作業的自在等等,真的是印象深刻,不枉此行,因此筆者建議凡是作為道教工作者,應該抽空到此一遊,探討探討。(請看本文文末有關道教一些傳聞)回到洛杉磯後才發現鷹潭市對我們的到訪也發了新聞稿,原文如下:
612日,應鷹潭市外僑辦邀請,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秘書長歐佳霖先生、越柬寮報社社長馬昭君先生一行來鷹,就2015年在江西召開的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會員代表大會旅遊線路進行實地考察。在鷹期間,歐佳霖先生一行參觀了鷹潭市城市規劃館,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世界地質公園、道教發源地—龍虎山,考察了龍虎山風景名勝區的會議接待能力。據悉,2015年,將有8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華僑商賈雲集江西,為他們零距離瞭解、觸碰底蘊深厚、源遠流長的道教文化,提供極其寶貴的機會,對鷹潭市與世界各國的經貿合作、文化交流、招商引資都將產生積極影響。
編者按: 在漫漫歷史長河中,道教至少傳承5000多年文明。而從東漢張陵在鷹潭龍虎山創立天師道(正一道)以來,道教更是成為傳承中國文化的象徵,龍虎山天師府則成為道教傳播不絕的明證。

 

649-期專欄(7/18/2014)

從越南人叫華人為「三船」想起

看白人的高傲思維與美國的亞太圍堵戰略

  凡是來自越南的華人都知道,越南人把中國人叫「Nguoi Tau」(三船), 稱中國為「Nuoc Tau , 在當地華人的心目中,這種叫法多少是存在貶義的、是不太友善的。我們華人當然不喜歡,但越南人把這個叫法都普遍化了,就算不喜歡也得接受,因為畢竟在人家的國家,在人家的屋簷下,而且大部份越南老百姓對於這種叫法也不知所以然,根本就不知道叫「Nguoi Tau」是不友善的。

一如中國人把越南叫做「安南」,把越南人叫做「安南人」一樣,這種稱謂越南人也不喜歡,但不少當地華人還是照樣把越南人叫做「安南人」,因為已經成為習慣慢慢就成為自然,可能真的沒有歧視成分在內,但能避免最好還是避免,畢竟這是對方的忌諱。

筆者把這種情形稱之為有意無意中的「歧視」。
不過,七十年代越南統一後,把中國稱之「Nuoc Tau」或把華人叫做「Nguoi Tau」的叫法減少了。
可以說基本上,越南官方或媒體是不使用了,稱中國直譯為「Trung Quoc」 稱華人是「Nguoi Hoa」,證明越南政府也懂得「Tau」字對中國人是不友善的稱謂,起碼知道中國人不喜歡這樣叫法。
不過,越南人當中還是有些人骨子裡就有反華的細胞,對中國非常敏感與情緒化,特別是越南某些政客或狹隘分子,好像與生俱來對中國就存在偏見與仇恨,有事無事就拿中國來抨擊,排華仇華恨華,無所不用其極,給他們心肝依然無用,最後換來還是謾駡,這種千年心結,至今仍未完全消失。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三)

【本報隨團記者扶風景德鎮報導之三】712日上午是考察小組一行在景德鎮的最後一天,景德鎮外事辦為了爭取時間讓我們多參觀,因此在做最後總結時還安排我們參觀國營的“國際瓷器展消中心”,所看到的產品確實不錯,真貨就是真貨,送給國際友人的禮物,不少都是從景德鎮來訂購的。

既然國家領導人都知道景德鎮的真品,但為什麽景德鎮的瓷器發展不起來呢?考察小組成員都不約而同的提出這個疑問。

我們知道景德鎮的瓷器,自古至今就名聞中外,是瓷都也是古鎮,但據悉景德鎮的瓷器外銷並不好,說蕭條它又不是蕭條,但總是讓人覺得景氣不是那麼好,有滯銷的現象,沒有那種生機勃勃的景氣,究竟為什麼呢?
如果說它外銷不好,為什麽美國到處都看到買景德鎮瓷器的店面呢?僅僅聖蓋博谷一帶就有數不清的景德鎮瓷器鋪面或展銷中心,難道跟景德鎮沒有關係?
景德鎮外事辦的幾位主管毫無隱瞞的向我們表示,打著“景德鎮”招牌的所謂“景德鎮”展銷中心,幾乎與“景德鎮”都沒有直接關係,嚴格的說都是冒牌的山寨產品,景德鎮的真正瓷器反而裹足不前,打著景德鎮名號的贗品則行銷天下,景德鎮的真正廠家對於這種現象也拿他們沒辦法,不要說廠家連政府部門都得束手無策,無可奈何!
所以,景德鎮外事辦這幾年來一直在設法將景德鎮的真品推廣出去,先是在國外尋找姐妹市,這次考察小組在景德鎮期間,外事辦幾位主管就好幾次提到希望從中幫忙,看看美國有沒有城市願意與景德鎮締成姐妹市?不僅美國連東南亞國家,他們也希望能有城市結為姐妹市,例如柬埔寨或寮國這些小國家都行,希望多方面為景德鎮的瓷器真品找到出路,真的是用心良苦。

 

648-專欄(7/11/2014)

痛悼遠在寮國的熱心僑賢黃澤明先生

   前天的(7/7)日下午,突然接到聖地牙哥東亞集團總裁余建強先生從中國西安的來電,告知一個十分令人悲痛的惡耗——寮國熱心僑賢慈善商人黃澤明先生走了,他實際年齡我不太清楚,但從外貌上看是仍然一位非常健康而且開朗樂觀進取的人,沒想到他竟然不告而別,走得如此倉促,走得如此意外,事前沒有絲毫的徵兆,所以誰都沒有想到他這樣就走了,不禁使人感歎生命的短暫!

傳來黃先生的噩耗,我們不僅悲痛,難免潛然淚下!

越柬寮世聯會秘書處幾個認識黃澤明先生的人,都喜歡稱黃先生為大哥,因為他為人和藹可親,平易近人,有許多令人尊敬之處,筆者認識黃先生是緣于2011年「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第五屆代表大會在寮國首都永珍召開,大會召開的前後,筆者數度隨著當時擔任秘書長的余建強先生到永珍協助大會事宜。

我們每次到永珍下了飛機,就看到黃大哥在機場出口處久候了,協助我們辦理入境手續,然後親自送我們到酒店,安排妥當等我們梳洗後,又再回來請我們吃飯,再忙他也是這樣,他的待客之道永遠都是那麼熱情的。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報導之二)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二前期在景德鎮的筆記中漏了一點沒有提到,就是610日我與歐佳霖秘書長等抵達景德鎮後稍作休息,午後三點在鄭鐵副主任,陳燁處長陪同安排做大會場地參觀,實地考察幾家景德鎮外事辦認為可以作為大會開會或者住宿的四星及五星級酒店,其中當天我們下榻的四星級「朗逸大酒店」,也是被他們考慮列入大會代表住宿的酒店之一,所以先參觀「朗逸大酒店」,再專程到當地的唯一五星級「紫晶大酒店」去看看,「紫晶大酒店」周邊環境確實不錯,如果喜歡晨運的代表住進裏面的話,早上可以沿著酒店周邊走幾圈,環境清幽,呼吸清新空氣,非常不錯。
至於酒店的內部設備,基本上還是OK的,而大會需要的餐廳、大會場、會議廳、標準間客房或者總統套房都還可以,問題是這家被認為五星級的大酒店的大會場只能容納六百多不到七百人的位置而已,這確實是個頭疼的大問題,因為每屆大會參與人數都超過千人以上,如果這次大會只能容納六七百人的大會場,那剩下來要參加的代表或眷屬怎樣去分配?!
所以回來後,筆者馬上寫了個簡報給秘書處,該簡報大致的重點如下:
在三天的實地考察當中,就大會場地、代表膳宿、交通接送、旅遊景點等四大問題作了親身的體會,深入的觀察,所得出的整體結論如下:
大會場地、代表膳宿、交通接送、旅遊景點等四大問題大致上沒有問題。
首先說的是大會場地,雖然景德鎮全市只有一家五星級酒店——紫晶大酒店,但該酒店裏面有開會場地,有會議中心,有餐廳等等,屆時大會可以就地一條龍的為出席代表安排膳宿、舉行大會開幕典禮、進行代表會議等等,根本就不用外出就可以就地搞定。
其次說到交通問題,雖然直接飛到景德鎮的班機,每週只有三個航班,但飛抵江西省省會南昌的航班則每天都有,同時可從上海、北京、廣州、深圳、廈門、台灣等主要城市轉機到南昌。

 

647-專欄(7/4/2014)

卞立新傾聽僑意的認真態度贏得掌聲

洛杉磯副總領事卞立新要調職了,她的新職位是什麽?外界尚未清楚,其實什麽新職位都不重要,重要是她的洛杉磯任期有沒有貢獻?所以這期專欄就專文回顧一下對卞立新的印象!

  作為媒體工作者,對兩岸派駐國外的代表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深感興趣(指他們的工作表現)所以對卞立新也不例外,在筆者所知的範圍內做個評價。

    筆者與卞立新副總領事不是深交,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乃是越柬寮世聯會的關係,越柬寮華人僑界大多數人都認為,中國政府對越柬寮華人瞭解不多,所以中國僑務單位對越柬寮僑團的重視不夠,關心不足,因此需要進一步的加強。

  近年來,越柬寮僑團代表一再的反映,希望總領館直接深入的去探討一下越柬寮華人僑團,不要坐在辦公室聽報告,不要只知道與少數幾位越柬寮代表接觸,而不知道如何去拉近與越柬寮僑團的關係。  

 

646-專欄(6/27/2014)

感受中國反腐的震懾作用

為了實地視察「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明年在江西景德鎮召開大會的場地及相關事宜;

為了應邀出席一年一度在廈門舉行的海峽兩岸和平論壇。

筆者最近有機會到中國大陸走了一趟,從四川成都到江西南昌景德鎮,再從江西南昌飛福建廈門,之後又從福建廈門飛廣西南寧,從南寧坐車到防城港、東興、北海、欽州等城市轉了一圈,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周時間,但所接觸到的官員有自市級到省級,並且得到他們的熱情之款待。

  從款待中,筆者發現了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節約節約、節約兼節約,比起以往的奢侈場面如今已經不復再見,不僅桌上的菜色簡單一般,連排場佈置也不再講究。

  讓筆者感受最深的兩個例子是,在江西,考察小組成員晚宴後建議一夥去卡拉OK唱歌輕鬆一下,希望能夠邀請官員一起同行,但建議提出後感覺主管臉露難色,後來這位主管明白的表示,為了遵守公務員的八項規定,他們不能到這些場所去,如果到了這些場所去,一旦給人拍到或抓到麻煩就大了,所以他們不能去,此是其一。  

 

從江西景德鎮到廣西中越邊界見聞錄

1至第88

【本報記者扶風隨團報導之一】為了履行《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秘書處之托,201468日淩晨乘搭國泰航空從洛杉磯啟程,(9)日早上抵達香港然後再轉機赴成都,從成都飛江西省會南昌,(10)日中午後終於到了目的地—景德鎮。

    景德鎮市外事辦處長陳燁與其同事特別從景德鎮開車到南昌機場來迎接,熱情週到,從南昌機場到景德鎮的交通非常便利,行駛車輛也不多,可以說一路通暢無阻,高速公路兩旁盡是綠油油的森林及田野,偶爾發現一些向塔式的墓地,建築物也很特別,真是一處鄉村一處情,空氣清新,感覺蠻舒服的。

雖然路況良好,交通無阻,但從南昌到景德鎮也要三個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陳燁處長非常貼心,中途還在江西的新余市停下來吃午餐,因為從余江縣到景德鎮還有超過一半的路程,所以必須小作停留一下。

    在余江縣選了一家靠近河邊的餐廳用餐,這是筆者第一次嚐到江西的口味,例如把一條新鮮活魚宰了再打碎煲湯,放姜片加蒜茸味道蠻特別的,雖然每道菜均放辣椒,看起來很辣其實不是很辣(可能陳燁處長事前有吩咐廚師不能弄太辣),但在筆者的感覺上,江西人的菜色不像重慶與成都,重慶與成都的味道既辣也麻更油更鹹。而江西菜的辣得還好,而且比較少油不是很鹹,基本上這種口味廣東人是可以接受的。

    610日下午,筆者與歐佳霖秘書長一行在景德鎮會合,歐秘書長是從北京到安徽九華山來景德鎮。我們獲得安排住進景德鎮的四星級——朗逸大酒店(按:是小組事前代訂,我們自費)。

    晚上,景德鎮外事辦主任高翔,副主任鄭鐵,處長陳燁等多人設宴款待我們工作小組成員,為工作小組同仁洗塵,不過整個飯局只聊景德鎮的風土人情,完全沒有碰到大會的事情,真的是只談風土人情,不聊大會事宜,可能考慮到我們舟車勞頓之故吧!

    歐佳霖秘書長與筆者雖然與景德鎮的外事辦官方是首次接觸,但完全沒有半點拘謹的存在,晚餐真的很輕鬆愉快。

    高翔主任是一位見識很廣的年青人,而且又在國外長期呆過,聽說其令姐一家還是英國僑民,所以對國外的生活習慣地理環境並不陌生;鄭副主任是個按部就班的老實人,年紀可能比高翔主任稍微長些,但個性淳樸談吐又謹守分際;而陳燁成長是位雲英未嫁的才女,處事謹慎,反映靈敏,用香港人的口頭禪來形容她就是“有料到”!(2014-7-4

 

第 2 頁,共 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