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專欄(2014-03-28)

民主是如此的嗎?!
台灣大學生濫用民主,不知所為!
民主學西方,這是亞洲開發國家百年來的追求與憧憬,所以從整體來言,臺灣的政治體制很大的一部分都是模效美國,以美國的體制為馬首是瞻,說到自由民主,常聞島內的居民(特別是民進黨人士)動輒以美國的標準為標準,因此說民主,提人權的話,總是以美國為標竿,這也無可厚非,見賢思齊焉很正常,可是請別濫用"民主之名"來行"暴民之實",則令親者痛,使仇者快。
台灣不是某個族群的台灣,是生於斯長於斯的整個族群的台灣,不能給一小撮人士或學生假民主之名擾亂社會秩序,要整個生活在台灣百姓共同埋單。
從上周開始到目前為止還在胡鬧的一群所謂大學生,打著"反服貿"的口號,居然霸佔立法院,胡作非為,然後又得寸進尺打破了行政院大樓的窗戶、衝進行政院,並洗劫了好幾個辦公室、破壞辦公設備和家俱。這明顯就是暴民的舉止,製造社會亂象的肇事者,但居然還振振有詞美其名為"維護民主",稍為具有一點民主法治常識的人都不能苟同這種違法亂紀之胡鬧與說辭。
我們雖然是遠居國外的華人,但對近周來台灣這群所謂的大學生胡搞亂搞的鬧劇實在看不下去了。
我們相信民進黨人士,不少人曾經在西方國家學習過、生活過,特別是美國,可能如今還有一大群親戚朋友在美國,但請問你們羡慕的美國,它的民主是這樣嗎?!它能夠容忍像這樣的大學生在國會殿堂撒野嗎?
肯定的告訴你們,美國執法單位絕對絕對不容許,要抗議必須先行申請是第一步,而且還得要依法在範圍內進行抗議,稍為超越半步馬上就被逮捕收押,不要說進入國會殿堂如入無人之地,連靠近國會的圍牆都遭警告驅離或馬上逮捕,豈能像台灣大學生這樣像打劫盜賊一般,無法無天的進入國會殿堂搗亂?要模仿美國,應該模仿它的法制,可是所謂民主人士卻假民主之名來欺騙無知,遺憾的是還是大學生,何其悲哀啊!

 

634專欄(2014-03-21)已改

SCA5法案不是"壽終"只是"冬眠"
兼談僑社的所謂的僑領 假抗議之名 行亮相之實的假動作
喧騰多日的SCA5提案終於遭到加州眾議會封殺(此提案是在2014年1月30日在參議院(State Senator)投票,27票贊成,9票反對通過,如果此次不擱置就會提到州眾議會投票)。
幸好,加州眾議會議長裴瑞茲(17日)宣佈,眾議會將不審理該案,提案直接被退回參議會,意味著該提案今年不會付諸公投,這算是亞裔社區取得的階段性勝利。但SCA5原提案人、州參議員賀南德茲辦公室表示,他們將聚焦把該案列入2016年的公投選票上。說白了就是他的提案未竟全功但不是放棄,而是緩兵之計再俟時機。
因此,這個提案僅是"冬眠"並不是"壽終",一如越裔社區領袖陳泰文所言,請亞裔朋友別高興太早,SCA5提案人賀南德茲是累積能量將會捲土重來。
無可否認,州參議員賀南德茲的SCA5提案刺激了亞裔,確實引起亞裔社區極大的反彈,因此抗爭才此起彼落,激起漣漪,而且在利害的前提下,迫使原來投下贊成票的三位華裔民主黨議員察覺自己的行為(投票贊同該提案)對未來選情不利而改弦易徹,亡羊補牢,在現實的壓力下臨崖勒馬,從善如流。
毫無疑問,他們(州參議員劉雲平、劉璿卿和余胤良)的改變初衷公開寫信給裴瑞茲要求眾議會暫緩審議該案成了關鍵的要素,並在背後策動民主黨人和加入亞裔抗議社團陣營,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輿論力量,才有助此案獲得突破性的轉變。

 

633期專欄(2014-03-14)

狹隘的思維不是進步國家的象徵
淺談越南社區電臺評論員的排華言論
筆者很少收聽此間越南社區的廣播,不是排斥他們,而是沒有時間,但開車時偶爾也會扭開來聽聽,但不聽尤可,一聽就覺得相當不對勁,因為不時會聽到他們電臺的某些評論員經常發表一些"排華、辱華"的言論,左一聲"三竇"(Ba Tau)右一聲"三竇",但都無所謂,因為我們已經聽慣了,不要聯想這是敵意或鄙視就行。
可是,除了"三竇"、"三竇"外。問題是,這些越南電臺評論員心中的"去華思維"卻相當嚴重,他們潛意識的"排華、仇華",狹隘思維令人不解。
其實,中越兩國同種同文,許多地方(歷史、傳統、文化)不是想分就分,不是想拆就拆,而且就算分了拆了對越南本身也沒有什麽好處?特別是文化部份,根本是無法分割的。
舉個例來說,越南共產黨的偉大革命家胡志明老先生,他說的那句「沒有什麽比獨立、自由更可貴」,越南原文是:"Khong co gi qui hon doc lap tu do",胡老這句話在越南非常流行,大街小巷到處可見,越南解放初期,成為越南全國上下學習的真言。
不知道此間越南某些評論員有沒有注意到,胡老這句真言的九個字中就有六個字是漢文。如:"Khong"是中文的"空", "qui"是中文的"貴","doc lap tu do"是中文的"獨立自由"。
此外,平常交流也經常用到漢語,如客氣(Khach khu),感恩(Cam on),遊歷(Du lich),平安(Binh an)等等都是漢文,試問怎樣去呢?所以胡志明那句「沒有什麽比獨立、自由更可貴?」的名言,如果不用漢越文,只用純越文的話,怎樣說呢?!
最可笑的是,越南社區這些評論員在春節期間鼓勵越南人不要使用印有中文"恭喜發財"的利是封,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中國人的文化,不要為中國人傳揚,還譴責越南當局不該在越南維護「孔教」,認為這樣下去,越南會被同化等等。(請問少數民族在美國學母語,他們有可能同化美國嗎?!)
想想這些越南評論員的思維真的大有問題,狹隘到令人難以置信,既然生活在美國,為什麽不看看不想想美國呢?
聽最近從越南探親回來的朋友說,如今越南華人的聚會(例如文化交流,詩社聯誼之類)都要用越文來表達,不知是否屬實?如果真的話,我們認為這種"去華化"不甚高明,越南憲法上明文規定華人是越南少數民族之一,其文化依法獲得尊重與維護,不應也不宜設限,因為不管怎樣交流與傳揚,也不可能同化越南,如果不獲尊重只有慢慢流失而已,對少數民族來言是一種遺憾,對越南整體來言是一種損失。

 

632期專欄(2014-03-07)

越柬寮世聯會呼籲鄉團反對SCA 5提案
加州參議員 Ed Hernandez提出的SCA5提案,由於涉及廣大亞裔子弟升學問題,而且隱約中存在種族歧視的成分,無異是一項對整個亞裔公然的挑戰,亞裔社區領袖已經察覺事態嚴重,不能坐視讓這一存在"排亞條款"成為事實,紛紛表示嚴重的抗議與憤慨,抗議聲音已經此起彼落,響徹全美。
亞裔的顧慮,亞裔的反彈,完全是正常的,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此時此刻社區領袖還保持沉默,就等於默認了這個"排亞條款",許多變相的歧視法案今後將接踵而來,會後患無窮。
「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秘書處經於前(3)日中午對外發佈向SCA5說"不"的呼籲書,呼籲全美越柬寮鄉親團體採取一致的行動,發出抗議的聲音,該會並且制定連署簽名樣本,要求會員團體迅速發動連署簽名,向所在地的參眾兩院民意代表及白宮表達強烈的反對。
「世界越柬寮華人團體聯合會」秘書長歐佳霖與諮詢主委巫錦輝認為,作為亞裔族群之一的廣大華人,不管我們來自何處?面對這種存在種族歧視的提案,影響深遠,所以必須表示我們共同的態度,有必要發出我們一致的聲音。
製造輿論壓力,採取實際行動是當務之急,而最有效且直接的做法就是簽名連署,各自向所在地區的民意代表反映外,並且萬信齊發向白宮請願,給提案人清晰的看到感到輿論的壓力。

 

631期專欄(2014-02-28)

孫中山銅像都容不下這還是民主進步嗎?
在台灣台南豎立了五十多年的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銅像,日前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遭一群台獨分子蓄意用繩索從基座上拉倒,面朝下跌落於地,並在像身踐踏噴漆"ROC  OUT ,KMT  DOWN"(中華民國滾蛋 ,國民黨完蛋),然後,還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這種低劣的行為,不得不令人感歎,這是民主嗎?這是進步嗎?很難想像今時今日的台灣,仍然有如此野蠻、粗暴、無知、低劣的一撮人。
但,更加令人費解的是,領導這次粗暴行徑的人,居然是一位台灣大學土木工程教授蔡丁貴。
我們非常懷疑這位蔡丁貴教授是畢業於前"赤柬大學"還是"北韓大學",因為他的思維與手段比赤柬頭子波爾布特的殘暴激進不遑多讓,比今天北韓的領導人金正恩弒其姑丈的手段同樣可怕。
其行徑可恥、心態可惡、可悲、可憐,令人憤慨,令人鄙視!
據我們所知,在「台獨聯盟」前主席張燦洪擔任台南市長時,還懂得主張保留孫中山先生銅像,他認為孫中山先生是世界偉人,不是台獨之敵。老台獨還有包容孫中山先生之心胸,新台獨卻沒有這種雅量,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台獨分子應該清楚,你們的先人九成的墓碑上都把祖籍寫在上面,你們不如到墓地把先人的墓碑拆了算!還有你們既然強烈的要去中國化,否定自己是中國人,回家首先將祖宗牌位通通燒掉,因為源頭都來自中國。

 

630期專欄(2014-02-21)

從國際母語日想起維護方言的重要性!
大家知道今天(2月21日)是什麼日子嗎?今天是《國際母語日》,這個節日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99年提出倡議,從2000年起,定每年的2月21日為《國際母語日》。目標是向全球宣傳保護語言的重要,促進母語傳播的運動,避免地球上大部分的語言消失。
21日定為《國際母語日》,緣由是當年孟加拉爭取獨立有關。1952年當孟加拉還屬於巴基斯坦時,民眾為爭取把孟加拉語列為官方語文之一進行示威。
2月21日當天,員警向一群示威者開槍,有五名示威者被殺。孟加拉獨立後,為這幾位"語言烈士" 建立紀念碑。
母語既是一個族群交流的工具,也是其文化和身份的代表。據統計,全世界約六千種語言中,96%語言的使用者只占世界人口的4%。數以千計的語言基本進入不了教育體系、新聞媒體、出版物和公共場合。如果不能採取有效的挽救措施,全世界超過50%的語種將走向消亡。
方言是歷史遺留的珍貴遺產,本身的說法用本身的方言說出非常到味,有意想不到的收效,廣東人的粗話"掉哪媽"就給明朝名將袁崇煥用到淋漓盡致,據悉袁崇煥打仗時就用廣東話慷慨喊"掉哪媽,頂硬上!"喚醒士兵從容就義。
所以方言確實是珍貴遺產,只有設法保留,不能輕言廢除,當然推動普通話是百分百正確,但統一語言與保留方言並沒有衝突,所以不但不能輕言廢除某種方言,還要撥款維護它的永續性。
美國政府是移民大熔爐,對維護少數族裔的文化不遺餘力,只要你認為對自己前途出路不受影響的話,你可以繼續學習你自己的文化,保證不會受任何約束,但一般亞洲國家則不然,短視與排他非常普遍。

 

629期專欄(02-14-2014)

四海同春?越柬寮僑團代表感受不到!
從"文化中國,四海同春"在洛演出的組織缺失談起
由「中國國務院僑務辦公室」與「中國海外交流協會」作為主辦單位的《文化中國,四海同春》在全球各地演出,藉此與海外華僑華人一同歡慶中華民族的傳統佳節――春節,宣慰僑胞,用意極佳。
惟此次在洛杉磯演出,我們則收到不少反映聲音,成為此次演出美中不足之處是,讓人有差別待遇之感,引起反彈最多的就是越柬寮僑團,他們認為明顯被拋在宣慰之外,成為被遺忘的一群,心中憤憤不平。
確實,讓人不解的是,越柬寮僑團在南加州向來被認為是整個南加州四大塊之一(傳統僑社,大陸新僑,台灣社團,越柬寮僑團),越柬寮在南加州擁有至少廿個實質僑團(置有固定會所),而且平時活動頻繁,對支持一些戀祖愛鄉之活動甚為積極,可以說經常配合到極高點。
然而,越柬寮僑團在此次《文化中國,四海同春》的演出時卻不在宣慰之列。
據我們事後查看,演出的宣傳小冊上確實沒有越柬寮僑團的名字,演出的時候越柬寮僑團代表沒有一個被受邀出席觀賞。

 

627期專欄(01-24-2014)

亞裔社區宜應同心協力
推動春節成為美國國定假期
隨著亞裔人口和亞裔社區不斷的增長和壯大,農曆春節慶祝活動已經成為不少州亞裔社區關注的焦點,如具有歷史悠久的洛杉磯中國城每年春節的「金龍大遊行」及南加州橙縣越南族裔的「春節園遊會」,都是亞裔移民最具有代表性的農曆新年活動,特別受到美國主流媒體的關注給予廣泛的報導。
中國、越南、韓國等國家的風俗習慣不少是大同小異的,以中國人春節為例,中、越、韓三國的過年習俗幾乎都是一模一樣,因此春節對中、越、韓三大民族的移民來言,毫無疑問,它是一個闔家團圓的大節日,有點像西方國家歡渡感恩節一樣。
每逢春節,在傳統習俗中,不管大人小孩都希望能夠留在家中,一起歡渡這個屬於中國人的傳統節日,可是礙於國情的不同,大年初一大人要上班,小孩要上學,確實有點遺憾。
然而,近十年來,由於亞裔學童劇增,亞裔孩童在春節期間缺課已經成為常態,因此學校不得不彈性處理,默許亞裔孩童春節缺課不算是曠課。
可是住在非亞裔社區的學童,肯定沒有這種特別的寬待,不上課就等於曠課來處理。
除了學童,春節不放假也是亞裔上班族的一大困擾,主要是無法與家人圍桌團圓,難免有黯然神傷之感,無形中成為亞裔心中的一大遺憾。
因此,說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要推動春節成為美國國定假期的倡議,終於在去年正式有人向美國聯邦政府提出,請願內容大致是:"我們向奧巴馬政府請願,將農曆新年確定為全國法定假日,賦予它與其他文化假日一樣的重要性和分量。我們的國家是由眾多民族和文化背景組成的。作為具有多樣性的國家,我們有必要認識那種多樣性並予以承認。亞裔人口在美國人口中佔很大比例,並且一直在增長。公立學校的學生自發地離開學校,回到家裏,與家人一起渡過農曆新年。然而在考勤上,他們被記為曠課。請讓這一重要的假日得到廣泛認可,讓其也能成為學生的正式假日。我們的日曆中已經包含了來自不同文化的假日,也肯定有農曆新年的容身之地。"

 

626期專欄(01-17-2014)

閒聊白事中的某些用詞
今年元月四日是先母黃佩芬老太夫人逝世一週年,依照筆者客家人(欽廉靈防一帶)的傳統禮俗,要延請法師修因除服化靈合香升龕,禮成請親朋戚友吃飯,表示感謝之意,這是一種傳統的程式,老人家往生要修因是習俗的需要,之後周年除服化靈則是程式的結束,從此孝眷就恢復正常作息,如意吉祥。
筆者之所以提上面這個事,是事前在先母逝世一週年請柬中有"小祥之期"四個字,不少人不明白什麼是"小祥"?特別是潮、福、閩的土生土長(就是在海外出生)的朋友,更不明所以然,所以順此就從"小祥之期"四個字談起,與大家聊聊一些白事(喪事)用詞的真正定義。
「小祥之期」就是父或母逝世滿週年的意思,有「小祥」當然就有「大祥」。「小祥」是一年,「大祥」是二年,如果根據古例規定時間還不止,「小祥」是十三個月,「大祥」是廿五個月才對。
古書記載,「大祥」是起源於周朝,此後形成三千來年舊時漢族喪禮儀式之一,父、母喪後一週年(即第十三個月)舉行的祭禮叫「小祥」;兩週年(即第二十五個月)舉行的祭禮,叫「大祥」。
在服喪期間的各個階段,連一切言行(衣食住行)都有不同的規定。
據《禮記》註解,卒哭(百日)祭後,孝子只能食粗飯飲水,小祥祭後才可以吃菜與果,至大祥祭後,飯食中才可用醬醋等調味品。小祥祭禮與卒哭同。大祭設於宗祠,以遞遷改題神主之事祝告祖先,使善書者一人改題畢,陳設行禮。歸後即撤除靈床靈座,停朝夕之奠,並斷棄喪權。《儀禮.士虞禮》:"期而小祥......又期而大祥。"鄭玄注:"小祥、祭名。祥,吉也。"
經常的喪事中,還有個用詞連媒體同行也搞錯,就是「壽終正寢」,這個詞不是隨便都可以用,第一只能男喪用,第二如果是死於非命(即自殺、淹死、意外)都不能用「壽終正寢」,只能用終或卒。
至於「壽終內寢」,只能女性用,死於非命也不能用「壽終內寢」。所以要注意男死曰「壽終正寢」;女死曰「壽終內寢」。正寢乃是臥正廳;內寢乃是臥內室。如果嚴格來說,病逝寓所以外都不能用「壽終正寢」或「壽終內寢」,但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懂得這個規矩再考究了,只要不能錯得過於離譜那就算了。
還有以下用詞也得明白:
「享壽」,六十歲以上用「享壽」,不及六十用「享年」,三十以下用「得年」或「存年」均可。
「孤子」,母親健在,父死稱「孤子」。
「哀子」,父親健在,母死稱「哀子」。
「孤哀子」,父母親都死,如母親先死,父後死稱「哀孤子」。
「杖期夫」,妻入門後,曾服翁或姑或太翁太姑之喪,妻死,夫稱「杖期夫」。
「不杖期夫」,妻入門前,夫之父母已死,妻未及服喪,妻死,夫稱「不杖期夫」。(夫之父母尚健在,妻死,也可稱不杖期夫)。
「稽首」,至敬之禮。
「稽顙」,居喪時拜賓客之禮,是額觸地而無容的意思。三年之內皆行稽首禮。
希望以上的解說,有助大家對白事某些用詞的真正定義。

 

625期專欄(01-03-2014)

難道偷襲珍珠港是友好拜訪?!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美國駐日大使只輕描淡寫的表示失望,似乎為了當前美日的某些利益聯盟,企圖圍堵中國而蒙蔽了良知,所以有媒體指稱:"難道偷襲珍珠港是友好拜訪?"
若不,我們建議奧巴馬總統應該問問安倍,在安倍眼裡,「偷襲珍珠港是侵略?還是友好的扣門?」也該問問安倍,二次大戰期間造成美軍戰俘死亡達4萬餘人的「巴丹死亡行軍」,安倍是否認為係快樂的遠足?日本在新加坡虐待英軍戰俘,造成27%死亡,安倍是否認為係日本帝國主義的慈善作為?
難怪美國政壇有人把「靖國神社」供奉的東條英機比做「911」恐怖攻擊的首謀賓拉登,因為都是以偷襲手段在美國國土上造成4位數死難者。因此參拜「靖國神社」,"無異於向賓拉登致敬",美國政府能保持沉默嗎?美國人能容忍能接受嗎?
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絕非是日本內政,更不是什麼個人行為,安倍此次一意孤行,違背歷史正義,踐踏人類良知,是對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民,特別是飽受日本軍國主義侵略和殖民統治的受害國人民的公然挑釁。
當年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但善良的中國人民始終認為侵華戰爭的罪責應由一小撮軍國主義分子承擔,日本人民也是戰爭的受害者。
然而,二戰結束至今已近70年,同德國的真誠反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直至今天,日本仍有一些勢力頑固推卸戰爭罪責。
我們認為,戰爭雖然過去了,但歷史的教訓必須汲取,如果不能以史為鑒,歷史將會重演,只有正視歷史,才能開闢未來。
毫無疑問,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再次在歷史問題上製造麻煩。
我們希望全球華人應該一起聯手商討安倍的拜鬼行徑,義正詞嚴的告誡他不要開歷史倒車,別妄想為侵略歷史翻案。(2014-1-8)

 

624期專欄-(01—3-2014)

梁永泰——一個甘草性的人物
工作熱誠 為人低調 獲得僑社肯定
在僑社服務多年的梁永泰先生剛剛當選了羅省中華會館2014年度的監事長,僑界多位元老包括原越南會安僑領李世衡先生在內,都盛讚梁先生這次能夠融入到歷史悠久的傳統僑社的中華會館去服務,實是難能可貴。
梁永泰先生在傳統僑社服務,不是從今天開始,他多年前即加入羅省英端工商會,從一名普通理事做起,之後當選該會會長至今已經連任多屆,而他在羅省中華會館也曾擔任過兩屆副監事長,表現不俗,這次經過激烈的競選中仍然可以脫穎而出當上羅省中華會館的監事長,證明其服務的熱誠得到大眾肯定,作為越柬寮華人的我們,為梁先生的光榮出線,實至名歸,感到與之有榮焉。
梁先生還有一個更加令人津津樂道的是,看他遊戲人間,但其政治立場卻堅定不移,對「中華民國」的支持始終如一,不會風大從風,雨大從雨,隨風雨起舞,隨陰晴變化。

 

第 4 頁,共 12 頁